當前位置:首頁 > 格林童話 >

傻小子學害怕

有位父親,膝下有兩個兒子。大兒子聰明伶俐,遇事都能應付自如;小兒子呢,卻呆頭呆腦,啥也不懂,還啥也不學,人們看見他時都異口同聲地說:「他父親為他得操多少心哪!」
  遇到有什麼事兒要辦的時候,總得大兒子出面去辦;不過,要是天晚了,或者深更半夜的時候,父親還要他去取什麼東西的話,而且要路過墓地,或者其它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他就會回答說:「啊,爸爸,我可不去,我害怕!」他是真的害怕。
  晚上,一家人圍坐在火爐旁講故事,講到令人毛髮悚立的時候,聽故事的人裡就會有人說:「真可怕呀!」小兒子在這種時候,總是一個人坐在屋角里聽他們說話,卻怎麼也不明白他們說的是什麼意思,於是他常常大聲地說:「他們都說,‘我害怕!我害怕!’可我從來不害怕。我想這一定是一種本領,是一種我完全弄不懂的本領。」 本文來自織夢
  有一天,父親對他說:「你就呆在角落裡,給我聽好了。你已經是一個強壯的小伙子了,也該學點養活自己的本事了。你看你哥哥,多麼勤奮好學;你再看看你自己,好話都當成了耳邊風。」
  「爸爸,你說的沒錯,」小兒子回答說,「我非常願意學點本事。要是辦得到的話,我很想學會害怕,我還一點兒也不會害怕呢。」
  哥哥聽了這話,哈哈大笑起來,心想,「我的天哪,我弟弟可真是個傻瓜蛋;他一輩子都沒什麼指望了。三歲看小,七歲看老嘛。」父親歎了一口氣,對小兒子回答說:「我保證,你早晚能學會害怕;不過,靠害怕是養活不了自己的。」
  過了不多日子,教堂的執事到他們家來作客,於是父親向他訴說了自己的心事,抱怨他的小兒子簡直傻透了,啥也不會,還啥也不學。他對執事說:「您想一想,我問他將來打算靠什麼來養活自己,他卻說要學會害怕。」

copyright dedecms


  執事聽了回答說:「如果他想的只是這個的話,那他很快能學會的。讓他跟我走好啦,我替你整治他。」
  父親滿口答應,心想,「不論怎麼說,這小子這回該長進一點啦。」於是,執事就把小兒子帶回了家,叫他在教堂敲鐘。
  幾天後的一個深夜,執事把小兒子叫醒,要他起床後到教堂鐘樓上去敲鐘。「這回我要教教你什麼是害怕。」執事心裡想著,隨後悄悄地先上了鐘樓。小兒子來到鐘樓,轉身去抓敲鐘的繩子的時候,卻發現一個白色的人影兒,正對著窗口站在樓梯上。
  「那是誰呀?」他大聲地問,可是那個影子卻不回答,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
  「回話呀!」小伙子扯著嗓子吼道,「要不就給我滾開!深更半夜的你來幹啥!」
  可是執事呢,仍然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想叫小伙子以為他是個鬼怪。
  小伙子又一次大聲吼道:「你想在這兒幹啥?說呀,你實話實說,不說我就把你扔到樓下去。」
dedecms.com

  執事心想:「他不會那麼做」,因此他依然一聲不響,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就像泥塑木雕的一般。
  接著小伙子第三次衝他吼叫,可還是沒有一點兒用,於是小伙子猛撲過去,一把將鬼怪推下了樓梯。鬼怪在樓梯上翻滾了十多級,才躺在牆角不動了。接著小伙子去敲鐘,敲完鍾回到了他自己的房間後,一言未發,倒頭便睡。
  執事的太太左等右等卻不見丈夫回來,後來她感到很擔憂,就叫醒了小伙子,問他:「你知不知道我丈夫在哪兒?他在你之前上的鐘樓。」
  「不知道,」小伙子回答說,「不過,有個人當時對著窗口站在樓梯上。我朝他大吼大叫,他不答話,也不走開,我想那一定是個壞蛋,就一下子把他從樓梯上推了下去。您去看看,就知道是不是您丈夫了。要是的話,我非常抱歉。」
  執事的太太急匆匆跑了出去,發現她丈夫正躺在牆角,一邊呻吟一邊歎息,因為他的一條腿給摔斷了。 本文來自織夢
  執事的太太把他背回了家,隨後跑去見小伙子的父親,對著他大喊大叫:「你的那個小子闖下了大禍。他把我丈夫從鐘樓的樓梯上一把給推了下來,腿都摔斷了。把這個廢物從我們家領走吧。」
  一聽這些,父親驚慌失措,風風火火地跑到執事家,對著兒子破口大罵:「你一定是著了魔,竟幹出這等混賬事來!」
  「爸爸,」小伙子申辯說,「一點兒都不怪我呀。您聽我說:他深更半夜的站在那裡,好像是來幹壞事的。我哪裡知道那是誰呀!我一連三次大聲地告訴他,要麼答腔兒,要麼走開。」
  「唉!」父親說道,「你只會給我召災惹禍。你給我走得遠遠的,別讓我再見到你。」
  「好吧,爸爸,」小伙子回答說,「可得等到天亮才成。天一亮,我就去學害怕。起碼我要學會養活自己的本事。」
  「你想學啥就去學吧,」父親說道,「反正對我都是一回事。給你五十個銀幣,拿著闖蕩世界去吧。記著,跟誰也別說你是從哪兒出去的,你父親是誰。有你這樣一個兒子我臉都丟光了。」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那好吧,爸爸,我就照您說的去做好啦。」小伙子回答說,「如果您不再提別的要求的話,這事太容易辦到啦。」
  天亮了,小伙子把那五十個銀幣裝進衣袋裡,從家中走出來,上了大路。他一邊走,一邊不停地自言自語:「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
  過了不久,有一個人從後面趕了上來,聽見了小伙子自言自語時所說的話。他們一塊兒走了一段路程,來到了一個看得見絞架的地方,這個人對小伙子說:「你瞧!那邊有棵樹,樹上一共吊著七個強盜。你坐在樹下,等到天黑了,你準能學會害怕。」
  「如果只要我做這個的話,那太容易啦。」小伙子回答說,「要是我真的這麼快就學會了害怕,我這五十個銀幣就歸你啦。明天早晨你再來一趟。」
  小伙子說完就朝絞架走去,然後坐在絞架的下面,等著夜幕的降臨。他坐在那裡感到很冷,於是就生起了一堆火。可是夜半風起,寒冷難耐,他雖然烤著火,還是感到很冷。寒風吹得吊著的死屍蕩來蕩去,相互碰撞。他心想,「我坐在火堆旁還感到挺冷的,那幾個可憐的傢伙吊在那裡,該多冷呀。」小伙子的心腸可真好:他搭起梯子,然後爬上去,解開了這些被絞死的強盜身上的繩索,再一個接一個地把他們放下來。接著他把火撥旺,吹了又吹,使火堆熊熊燃燒起來。然後他把他們抱過來,圍著火堆坐了一圈,讓他們暖暖身子。可是這些傢伙坐在那裡紋絲不動,甚至火燒著了他們的衣服,他們還是一動也不動。於是小伙子對他們說:「你們在幹什麼?小心點啊!要不我就把你們再吊上去。」可是這些被絞死的強盜根本聽不見他的話,他們仍然一聲不吭,讓自己的破衣爛衫被火燒著。
內容來自dedecms

  小伙子這下子可真生氣了,於是就說:「你們一點兒都不小心,我可幫不了你們啦,我才不願意和你們一起讓火燒死呢。」說完,他又把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全都吊了上去。然後,他在火堆旁坐了下來,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第二天清早,那個人來到小伙子面前,想得到他的五十個銀幣。他對小伙子說:「喂,我想你現在知道什麼是害怕了吧?」
  「不知道哇,」小伙子回答說,「我怎樣才能知道呢?上邊吊著的那些可憐的傢伙,怎麼都不開口,個個是傻瓜,身上就穿那麼點兒破破爛爛的衣服,燒著了還不在乎。」
  聽了這話,那個人心裡就明白了,他是怎麼也贏不到小伙子的五十個銀幣了,於是,他就走了,走的時候說道:「我活這麼大歲數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人呢。」
  小伙子又上了路,路上又開始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語:「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
織夢好,好織夢

  一個從後面趕上來的車伕聽見了小伙子的話,就問道:
  「你是誰呀?」
  「我不知道。」小伙子答道。
  車伕接著問道:「你打哪兒來呀?」
  「我不知道。」
  「你父親是誰?」
  「這我可不能告訴你。」
  「你一個勁兒地在嘀咕些啥呢?」
  「咳,」小伙子回答說,「我想學會害怕,可沒誰能教會我。」
  「別說蠢話啦,」車伕說道,「跟我走吧。我先給你找個住的地方。」
  小伙子跟著車伕上了路,傍晚時分他們來到了一家小旅店,打定主意要在這兒過夜。他們進屋時,小伙子又高聲大嗓門地說了起來:「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
  店主無意中聽到了這話,就大聲地笑了起來,然後說:
  「你要是想這個的話,這裡倒是有一個好機會呀。」
dedecms.com

  「別再說了,」店主的太太說道,「有多少冒失鬼都在那裡送了命啊。要是這個小伙子的那雙漂亮的眼睛,再也見不到陽光了,那多可惜呀。」
  聽了店主太太的這番話,小伙子卻說:「我一定要學會,不管多麼艱難,我都不在乎。正是為了這個我才從家裡出來闖蕩的。」小伙子死纏著店主不放,店主只好告訴他:離小旅店不遠,有一座魔宮,誰要想知道害怕是怎麼一回事,只要在那裡呆三個夜晚就行了。國王已經許下諾言,誰願意到魔宮裡一試身手,就把公主許配給誰。那位公主啊,是天底下最最美麗的少女呢。在魔宮裡,藏著大量的金銀財寶,由一群惡魔把守著。誰要是能得到這些金銀財寶,就是一個窮光蛋也會成為大富翁的。不少人冒險進到魔宮裡去,可是都是有去無還。
  第二天早晨,小伙子去見國王,他對國王說:「如果能得到您的允許,我很高興到魔宮裡去守夜三天。」 dedecms.com
  國王對小伙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覺得他挺不錯的,就回答說:「你可以去,你還可以要三樣東西帶到魔宮裡去,但必須是無生命的東西。」
  「那麼,」小伙子回答說,「我就要一把火、一個木匠工作台,還要一台帶刀的車床。」
  國王吩咐把小伙子所要的東西在白天搬深到魔宮裡去。黃昏時分,小伙子走進魔宮,在一個房間裡生起了一堆熊熊燃燒的大火,把木匠工作台和車刀放在火堆旁邊,自己則靠著車床坐下。「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他說道,「沒準在這兒我還是學不會害怕。」
  快到半夜的時候,小伙子打算往火堆裡添柴,好讓火燒得旺些。正當他使勁兒吹火的時候,突然聽到從房間的一個角落裡傳來的叫聲:「喵兒,喵兒,我們好冷啊!」
  「你們這幫笨蛋,」小伙子說道,「喵喵地叫喊個啥?要是真冷,就坐過來烤烤火。」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他話音剛落,就一下子跳過來兩隻大黑貓,在他身旁坐下,一邊坐一隻,瞪大眼睛惡狠狠地盯著他。過了一會兒,兩隻黑貓烤暖和了,就對小伙子說:「夥計,咱們一起打牌怎麼樣?」
  「那敢情好,」小伙子回答說,「不過呀,得先讓我看看你們的爪子。」兩隻黑貓果真把爪子伸了過來。
  「哎呀呀,你們的指甲好長啊!」小伙子大聲說道,「等一下,我來給你們剪一剪吧。」
  小伙子說著就掐住它們的脖子,把它們放在木匠工作台上,牢牢地夾住它們的爪子。然後他說:「我已經看過你們的爪子了,我不喜歡和你們打牌。」說完,他把兩隻黑貓給打死了,扔到了外面的水池裡。
  可是,他剛剛收拾了這兩隻黑貓,準備回到火邊坐下的時候,從房間的各個角落、各個洞穴又鑽出成群的黑貓和黑狗,還拖著燒得火紅的鏈子,而且越來越多,多得連小伙子藏身的地方都沒有了。這些黑貓黑狗尖叫著,聲音非常嚇人,接著它們在火堆上踩來踩去,把火堆上燃燒的柴火拖得到處都是,想將火弄滅。起先,小伙子一聲不吭地忍受著它們的惡作劇,可等到它們鬧得太不像話了,他一把抓起車刀來,大聲喝道:「都給我滾開,你們這幫流氓!」說著他就開始左劈右砍。有的貓狗逃之夭夭,沒逃掉的就被他砍死了,扔進了外面的水池裡。
copyright dedecms

  他回屋後,把餘燼吹了又吹,使火重新熊熊燃燒起來,然後坐在火邊暖和暖和身子。他這樣做著坐著,眼睛漸漸地就睜不開了,他很想睡上一覺。他環顧四周,發現角落裡有一張大床。「這正是我需要的東西。」他說道,然後就躺了上去。誰知他剛要合眼,大床卻開始移動,接著在魔宮中到處滾動。
  「接著滾,挺好的,」小伙子喊叫著說,「想滾多快都行啊。」話音剛落,大床就像有六匹馬拉著似的,上下翻騰,飛也似的向前滾動,越過一道道門檻,翻越一段段樓梯。忽然間,轟隆一聲巨響,大床翻了個個兒,來了一個底朝天,像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了小伙子的身上。可小伙子把床墊枕頭什麼的猛地一掀,就鑽了出來,然後說道:「現在誰想乘坐,就請便吧。」
  說完他便躺在火堆旁,一覺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早上,國王駕到。國王看見小伙子躺在地上,以為他喪生於鬼怪,確實死了,國王於是長吁短歎,說道:「多可惜啊!多帥的小伙子啊!」 織夢好,好織夢
  小伙子聽到這話,一躍而起,說道:「還沒到這份兒上!」
  國王見此情景又驚又喜,問他情況如何。
  「很好,」小伙子回答說,「已經過去了一夜,另外兩夜也會過去的。」
  小伙子回到旅店,店主驚得目瞪口呆。他對小伙子說: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你學會害怕了嗎?」
  「還沒有呢,」小伙子回答說,「完全是白費力氣。要是有誰能教我學會害怕就好啦!」
  第二天晚上,小伙子又走進古老的魔宮。他在火堆旁坐下來之後,又開始老調重彈:「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
  時近午夜,小伙子聽見一片嘈雜聲,由遠及近,越來越響,隨後又安靜了一小會兒,接著順著煙囪跌跌撞撞下來一個半截人,一步跨到小伙子的面前。「喂,」小伙子說,「還得有半截才行,這成什麼樣子!」
  說完,嘈雜聲又響了起來。隨著一陣喧囂,另半截身子也搖搖晃晃地落了下來。「等一等,」小伙子說,「我把火吹旺一點。」

內容來自dedecms


  當小伙子把火吹旺了,轉過頭來時,那兩個半截身子已經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面目猙獰可怕的傢伙,正端坐在小伙子的座位上。
  「我可沒這個意思,」小伙子大聲地嚷嚷說,「那座位是我的。」
  那個傢伙想把小伙子推開,可小伙子怎麼會答應呢,一用勁兒把那傢伙推開,重又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隨後,越來越多這樣的傢伙從煙囪落到地面,他們隨身帶著九根大骨頭和兩個骷髏,把骨頭立在地上就玩起了撞柱遊戲。小伙子一見心裡癢癢的,也想玩這種遊戲,於是就問他們:「喂,算我一個好嗎?」
  「好哇,」他們回答說,「有錢就來玩。」
  「錢我有的是,」小伙子回答說,「不過你們的球不太圓。」
  說完他就抓起骷髏,放在車床上把骷髏車圓了。
  「圓啦,」小伙子喊叫著說,「這回就滾得更順溜啦。我們會玩得很痛快!」 織夢好,好織夢
  小伙子和他們一塊兒玩了起來,結果輸了一些錢。說也奇怪,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時,眼前的一切消失得無影無蹤。於是小伙子默默地躺下睡覺。
  第三天晚上,小伙子又坐在工作台上,心情煩躁地叨咕:
  「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
  話音剛落,突然走進來一個高大的男人,個頭比小伙子見過的任何人都高,樣子特別可怕。他已上了年紀,留著長長的白鬍子。
  「嘿,淘氣鬼!」他吼叫道,「你馬上就學會害怕啦!你死到臨頭啦!」「沒那麼容易吧,」小伙子回答說,「要我死,先得我答應。」
  「我這就宰了你。」這個惡魔咆哮道。
  「忙什麼,忙什麼,」小伙子對他說,「別盡吹牛皮。我覺得我和你的勁一樣大,或許比你的勁還要大。」
  「那咱們較量較量。」老頭兒大叫道,「要是你比我勁大,我就放你走。過來,咱們比試比試吧。」 copyright dedecms
  他領著小伙子穿過黑乎乎的通道,來到一座鐵匠爐前。老頭兒舉起一把斧頭,猛地一下,就把一個鐵砧砸進了地裡。
  「我會幹得比這更漂亮。」小伙子一邊說著一邊朝另一個鐵砧走過去。老頭兒站在一旁觀看,白花花的鬍子垂在胸前。小伙子一把抓起斧頭,一斧就把鐵砧劈成兩半,還把老頭兒的鬍子緊緊地楔了進去。
  「這下我可逮住你啦,」小伙子大叫道,「是你死到臨頭啦!」
  說著小伙子順手抓起一根鐵棍,對著老傢伙就亂打起來,打得他鬼哭狼嚎,央求小伙子住手,並告訴小伙子說,如果他住手,他會得到一大筆財富。於是小伙子將斧頭拔了出來,放開了老傢伙的長鬍子。
  老頭兒領著小伙子回到魔宮,給他看了三隻大箱子,箱子裡裝滿了黃金。「一箱給窮人,」他說道,「一箱給國王,另一箱就是你的了。」
  正說著話的當兒,午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了,這個老妖怪一下子就無影無蹤了,只剩下小伙子一個人站在黑夜之中。 本文來自織夢
  「我自己能離開這個地方。」小伙子說道,說完就開始在四周摸索,終於找到了回房間的路。回到房間後,他就在火堆旁睡著了。
  次日早上,國王再次駕到,問小伙子:「我想這回你終於學會害怕了吧?」
  「沒有,真的沒有,」小伙子回答說,「害怕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來了一個白鬍子老頭兒,讓我看了好多金子,可他並沒告訴我害怕是怎麼回事啊!」
  「好吧,」國王對小伙子說,「既然你解除了宮殿的魔法,你就娶我的女兒為妻吧。」
  「那可真是太好啦。」小伙子回答說,「可我現在還是不明白害怕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黃金被取出來後,就舉行了婚禮。小伙子非常愛他的妻子,感到生活無比幸福,可是他仍然不停地嘮叨:「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我要是會害怕該多好啊!」對此他年輕的妻子終於惱火了,於是她的貼身丫環對她說,「我來想個辦法,準叫他學會害怕。」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說罷她來到流經花園的小溪邊,讓人把滿滿一桶蝦虎魚放到屋裡,然後告訴她的女主人,等到她丈夫夜裡熟睡時,把被子掀開,再把桶裡的魚和水一古腦倒在他身上,這樣一來,蝦虎魚就會在他全身亂蹦亂跳。
  果然小伙子一下子就驚醒了,大喊大叫:「我害怕!哎呀,哎呀!到底是什麼使我害怕的呀?親愛的,這下我可知道害怕是怎麼回事啦!」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廣而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