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安徒生童話 >

老頭子做事總不會做

  現在我要給你講一個故事,那是在我小時候聽來的。從那時起,我每次一想起它,就好像覺得它更可愛。故事也和許多人一樣,年紀越大,就越顯得可愛。這真是有趣極了!
    我想你肯定去過鄉下吧?你一定見過一個老農舍。屋頂是用草扎的,上面零亂地長了各種各樣的小植物和青苔。屋脊上有一個鸛鳥窠,因為我們離不開鸛鳥。牆兒都有些傾斜,窗子也都非常低,而且只有一扇窗子是可以開的。麵包爐從牆上凸出來,像一個胖胖的小肚皮。有一株接骨木樹斜斜地靠著圍籬。這兒有一株結滿疤的柳樹,樹下有一個不大的水池,池裡有一群小鴨和一隻母雞。是的,還有一隻看家犬,它對任何來客都要叫上幾聲。
    鄉下就僅有這麼一個農舍i這裡面住著一對年邁的夫婦——一個莊稼人和他的妻子。無論他們的財產少得多麼可憐,他們總覺得放棄一兩件東西沒有什麼關係。譬如他們的一匹馬就可以放棄,它依靠路邊溝裡的一些青草活著。老農夫到城裡去騎著它,他的鄰居借它去用,偶爾幫助這對老夫婦做點活,作為報酬。不過他們覺得最好還是把這匹馬賣掉,或者用它換來些對他們更有用的東西。可是應該換些什麼東西呢? 內容來自dedecms
    “老頭子,你知道得最清楚呀,”老太婆說,“今天鎮上是集日,你還不騎著它到城裡去,把這匹馬賣點錢出來,或者換回一些什麼好東西:你做的事總不會錯的。快到集上去吧。”
    於是她便給他裹好圍巾,因為她做這件事比他做得好;她把它打成一個雙蝴蝶結,看起來漂亮極了。然後老太婆又用她的手掌心把他的帽子擦了幾下。同時在他溫暖的嘴上接了一個吻。於是,他就騎著這匹馬兒走了。他要拿它去賣,或者把它換一件什麼東西。是的,老頭兒知道自己應該怎樣來辦事情的。
    太陽照得像火一樣,天上找不到一塊烏雲。路上到處都是灰塵,因為有大批去趕集的人不是趕著車子,便是騎著馬,或者步行。太陽是火熱的,路上沒有一塊地方能夠找到蔭處。
    正在這時有一個人拖著步子,趕著一頭母牛走來,這頭母牛非常漂亮,不比任何母牛差。 內容來自dedecms
    “它一定能產出上等的奶!”農人想,“用馬兒換一頭牛吧——這一定很合算。”
    “喂,你牽著一頭牛!”他說,  “我們能不能在一起聊幾句?聽我講吧——我想一匹馬比一頭牛的價值高,不過這點我倒不在乎。一頭牛對於我更有用。你願意跟我交換嗎?”
    “我當然願意的!”牽著牛的人說。於是他們就交換了。
    這樁生意就算做成了。農人現在可以回家去了,因為他所要做的事情已經做了。不過他還計劃去趕集,所以他就決定去趕集,就是去看一下也好。因此他就牽著他的牛去趕集了。
    他很快地向前走,牛也很快地向前走。不一會兒他們趕上了一個趕羊的人。這是一隻非常漂亮的羊,十分健壯,毛也好。
    “我倒很想有這匹牲口,”農人心裡想,“它可以在我們的溝旁邊找到大量的草吃,冬天它可以和我們一起呆在屋子裡。有一頭羊可能比有一頭牛更實際些吧。我們交換好嗎?”

本文來自織夢


    趕羊人當然是非常願意的,所以這筆生意立刻就成交了。於是農人就牽著他的一頭羊在大路上繼續向前走。
    他在路上一個橫柵攔旁邊看到另一個人,這人臂下夾著一隻大鵝。
    “你夾著一個多麼重的傢伙!”農夫說,“它的毛長得多,而且它又特別肥!假如把它繫上一根線,放在我們的小池子中,那倒是蠻好的呢。我的老女人可以收集些菜頭果皮餵它吃。她說過不知有多少次了:‘我真希望有一隻鵝!’如今她可以有一隻了。——它應該屬於她才是。你是否願意交換?我用我的羊換你的鵝,而且我還要感謝你。”
    對方表示非常願意,所以他們就交換了,這個農夫很快得到了一隻鵝。
    這時他已經走進城了。路上的人越來越多,只見人和牲口擠作一團。他們走在路上,緊貼著溝沿緩緩向前走,一直走到柵欄那兒收稅人的馬鈴薯田里去了。這人有一隻母雞,母雞被繫在田里,為的是怕人多把它嚇慌,從而跑丟了。這是一隻短尾巴的雞,雞在不停地眨著一隻眼睛,看起來倒是非常漂亮的。“咕!咕!”這雞說。她說這話的時候,究竟心中在想什麼東西,我不能告訴你。不過,這個種田人一看見,心中就想:“這是我一生中所看到的最好的雞!咳,這隻雞甚至比我們牧師的那只抱雞母還要好。我的天,我倒很想有這隻雞哩!一隻雞總會找到一些麥粒,自己能養活自己的。我想用這只鵝來換這隻雞,一定不會吃虧。”

內容來自dedecms


“我們交換好嗎?”他說。
    “交換!”對方說,“唔,那也不錯!”
    就這樣,他們就交換了。柵欄旁的那個收稅人得到了這肥鵝,這個莊稼人帶走了這只漂亮的雞。
    他在到集上去的路上已經做了很多的生意了。天氣很熱,他也感到有些累了,他想吃點東西,喝一杯燒酒。他正好走到一個酒店門口,剛要走進去,店裡一個夥計走出來了,他們恰恰在門口碰頭。這個夥計背著一滿袋子的東西。
    “你這袋子裡裝的是什麼東西?”農夫問:
    “爛蘋果,”夥計說,“一滿袋子餵豬的爛蘋果。”
    “這堆東西可夠多的!我倒希望能讓我的老婆見見這個世面呢。去年,我們炭棚子旁的那棵老蘋果樹只結了一個蘋果。我們把它貯藏起來,它呆在碗櫃裡,一直呆到裂開為止。‘那終歸是一筆財產呀,’我的老婆說。現在她能夠看到一大堆財產了!是的,我希望她能看看。” 內容來自dedecms
    “你準備出什麼價錢呢?”夥計問。
    “價錢嗎?我打算用我的雞來交換。”
    所以他就拿出那隻雞來,換得了一袋子爛蘋果,他走進酒店,一直到酒吧間裡來。他把這一滿袋子蘋果放在爐子旁邊靠著,一點也沒有想到爐子裡正燒著火。房間裡有很多客人——販馬的,販牲口的,還有兩個英國人:他們特別有錢,他們的

廣而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