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安徒生童話 >

沒有畫的畫冊

說起來也真奇怪!當我感覺得最溫暖和最愉快的時候,我的雙手和舌頭就好像有了束縛,使我不能表達和說出我內心所起的思想。然而我卻是一個畫家呢。我的眼睛這樣告訴我;看到過我的速寫和畫的人也都這樣承認。

dedecms.com

我是一個窮苦的孩子。我的住處是在最狹的一條巷子裡,但我並不是看不到陽光,因為我住在頂高的一層樓上,可以望見所有的屋頂。在我初來到城裡的幾天,我感到非常鬱悶和寂寞。我在這兒看不到樹林和青山,我看到的只是一起灰色的煙囪。我在這兒沒有一個朋友,沒有一個熟識的面孔和我打招呼。 內容來自dedecms

有一天晚上我悲哀地站在窗子面前;我把窗扉打開,朝外邊眺望。啊,我多麼高興啊!我總算是看到了一個很熟識的面孔一個圓圓的、和藹的面孔,一個我在故鄉所熟識的朋友:這就是月亮,親愛的老月亮。他一點也沒有改變,完全跟他從前透過沼澤地上的柳樹葉子來窺望我時的神情一樣。我用手向他飛吻,他直接照進我的房間裡來。他答應,在他每次出來的時候,他一定探望我幾分鐘。他忠誠地保持了這個諾言。可惜的是,他停留的時間是那麼短促。他每次來的時候,他就告訴我一些他頭天晚上或當天晚上所看見的東西。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把我所講給你的事情畫下來吧!他第一次來訪的時候說,這樣你就可以有一本很美的畫冊了。

本文來自織夢

有好幾天晚上我遵守了他的忠告。我可以繪出我的《新一千零一夜》,不過那也許是太沉悶了。我在這兒所作的一些畫都沒有經過選擇,它們是依照我所聽到的樣子繪下來的。任何偉大的天才畫家、詩人、或音樂家,假如高興的話,可以根據這些畫創造出新的東西。我在這兒所作的不過是在紙上塗下的一些輪廓而已,中間當然也有些我個人的想像;這是因為月亮並沒有每晚來看我有時一兩塊烏雲遮住了他的面孔。

本文來自織夢

第一夜 內容來自dedecms

昨夜,這是月亮自己說的話,昨夜我滑過晴朗無雲的印度天空。我的面孔映在恆河的水上;我的光線盡量地透進那些濃密地交織著的梧桐樹的枝葉它們伏在下面,像烏龜的背殼。一位印度姑娘從這濃密的樹林走出來了。她輕巧得像瞪羚(註:這是像羚羊一樣小的一種動物,生長在阿拉伯的沙漠地帶。它的動作輕巧,柔和;它的眼睛放亮。),美麗得像夏娃(註:根據古代希伯來人的神話,上帝照自己的形象用土捏出一個男人,叫做亞當,然後從這人身上取出一根肋骨造出一個女人,叫做夏娃。她是非常美麗的。古代希伯來人認為他們兩人是世界上人類第一對夫婦。)。這位印度女兒是那麼輕靈,但同時又是那麼豐滿。我可以透過她細嫩的皮膚看出她的思想。多刺的蔓籐撕開了她的草履;但是她仍然在大步地向前行走。在河旁飲完了水而走過來的野獸,驚恐地逃開了,因為這姑娘手中擎著一盞燃著的燈。當她伸開手為燈火擋住風的時候,我可以看到她柔嫩手指上的脈紋。她走到河旁邊,把燈放在水上,讓它漂走。燈光在閃動著,好像是想要熄滅的樣子。可是它還是在燃著,這位姑娘一對亮晶晶的烏黑眼珠,隱隱地藏在絲一樣長的睫毛後面,緊張地凝視著這盞燈。她知道得很清楚:如果這盞燈在她的視力所及的範圍內不滅的話,那末她的戀人就是仍然活著的。不過,假如它滅掉了,那末他就已經是死了。燈光是在燃著,在顫動著;她的心也在燃著,在顫動著。她跪下來,念著禱文。一條花蛇睡在她旁邊的草裡,但是她心中只想著梵天(註:梵天(Brana)是印度教中最高主宰;一切神,一切力量,整個的宇宙,都是由他產生的。)和她的未婚夫。 copyright dedecms

'他仍然活著!'她快樂地叫了一聲。這時從高山那兒起來一個回音:'他仍然活著!'

內容來自dedecms

第二夜 copyright dedecms

這是昨天的事情,月亮對我說,我向下面的一個小院落望去。它的四周圍著一圈房子。院子裡有1只母雞和11只小雛。一個可愛的小姑娘在它們周圍跑著,跳著。母雞呱呱地叫起來,驚恐地展開翅膀來保護她的一窩孩子。這時小姑娘的爸爸走來了,責備了她幾句。於是我就走開了,再也沒有想起這件事情。可是今天晚上,剛不過幾分鐘以前,我又朝下邊的這個院落望。四周是一起靜寂。可是不一會兒那個小姑娘又跑出來了。她偷偷地走向雞屋,把門拉開,鑽進母雞和小雞群中去。它們大聲狂叫,向四邊亂飛。小姑娘在它們後面追趕。這情景我看得很清楚,因為我是朝牆上的一個小洞口向裡窺望的。我對這個任性的孩子感到很生氣。這時她爸爸走過來,抓著她的手臂,把她罵得比昨天還要厲害,我不禁感到很高興。她垂下頭,她藍色的眼睛裡亮著大顆的淚珠。'你在這兒幹什麼?'爸爸問。她哭起來,'我想進去親一下母雞呀,'她說,'我想請求她原諒我,因為我昨天驚動了她一家。不過我不敢告訴你!'

dedecms.com

爸爸親了一下這個天真孩子的前額,我呢,我親了她的小嘴和眼睛。

dedecms.com

第三夜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在那兒一條狹小的巷子裡它是那麼狹小,我的光只能在房子的牆上照一分鐘,不過在這一分鐘裡,我所看到的東西已經足夠使我認識下面活動著的人世我看到了一個女人。16年前她還是一個孩子。她在鄉下一位牧師的古老花園裡玩耍。玫瑰花樹編成的籬笆已經枯萎了,花也謝了。它們零亂地伸到小徑上,把長枝子盤到蘋果樹上去。只有幾朵玫瑰花還東零西落地在開著但它們已經稱不上是花中的皇后了。但是它們依然還有色彩,還有香味。牧師的這位小姑娘,在我看來,那時要算是一朵最美麗的玫瑰花了;她在這個零亂的籬笆下的小凳子上坐著,吻著她的玩偶它那紙板做的臉已經玩壞了。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10年以後我又看到了她。我看到她在一個華麗的跳舞廳內,她是一個富有商人的嬌美的新嫁娘。我為她的幸福而感到愉快。在安靜平和的晚上我常去探望她啊,誰也沒有想到我澄淨的眼睛和銳敏的視線!唉!正像牧師住宅花園裡那些玫瑰花一樣,我的這朵玫瑰花也變得零亂了。每天的生活中都有悲劇發生,而我今晚卻看到了最後一幕。 dedecms.com

在那條狹小的巷子裡,她躺在床上,病得要死。惡毒、冷酷和粗暴的房東這是她唯一的保護者,把她的被子掀開。'起來!'他說,'你的一副面孔足夠使人害怕。起來穿好衣服!趕快去弄點錢來,不然,我就要把你趕到街上去!快些起來!''死神正在嚼我的心!'她說,'啊,請讓我休息一會兒吧!'可是他把她拉起來,在她的臉上撲了一點粉,插了幾朵玫瑰花,於是他把她放在窗旁的一個椅子上坐下,並且在她身旁點起一根蠟燭,然後他就走開了。

dedecms.com

我望著她。她靜靜地坐著,她的雙手垂在膝上。風吹著窗子,把一塊玻璃吹下來跌成碎片。但是她仍然靜靜地坐著。窗簾像她身旁的燭光一樣,在抖動著。她斷氣了。死神在敞開的窗子面前說教;這就是牧師住宅花園裡的、我的那朵玫瑰花!

dedecms.com

第四夜

dedecms.com

昨夜我看到一出德國戲在上演,月亮說。那是在一個小城市裡。一個牛欄被改裝成為一個劇院;這也就是說,每一個牛圈並沒有變動,只不過是打扮成為包廂罷了。所有的木柵欄都糊上了彩色的紙張。低低的天花板下吊著一個小小的鐵燭台。為了要像在大劇院裡一樣,當提詞人的鈴聲丁當地響了一下以後,燭台就會升上去不見了,因為它上面特別覆著一個翻轉來的大浴桶。

dedecms.com

丁當!小鐵燭台就上升一尺多高。人們也可以知道戲快要開演了。一位年輕的王子和他的夫人恰巧經過這個小城;他們也來參觀這次的演出。牛欄也就因此而擠滿了人。只有這燭台下面有一點空,像一個火山的噴口。誰也不坐在這兒,因為蠟油在向下面滴,滴,滴!我看到了這一切情景,因為屋裡是那麼熱燥,牆上所有的通風口都不得不打開。男僕人和女僕人們都站在外面,偷偷地貼著這些通風口朝裡面看,雖然裡面坐著警察,而且還在揮著棍子恐嚇他們。在樂隊的近旁,人們可以看見那對年輕貴族夫婦坐在兩張古老的靠椅上面。這兩張椅子平時總是留給市長和他的夫人坐的。可是這兩個人物今晚也只好像普通的市民一樣,坐在木凳子上了。 織夢好,好織夢

'現在人們可以看出,強中更有強中手!'這是許多看戲的太太們私下所起的一點感想。這使整個的氣氛變得更愉快。燭台在搖動著,牆外面的觀眾挨了一通罵。我月亮從這齣戲的開頭到末尾一直和這些觀眾在一起。 內容來自dedecms

第五夜

本文來自織夢

昨天,月亮說,我看到了忙碌的巴黎。我的視線射進盧浮博物館(註:盧浮(Louvre)是巴黎一所最大的宮殿,現在成了一個博物館。)的陳列室裡。一位衣服破爛的老祖母她是平民階級的一員跟著一個保管人走進一間寬大而空洞的宮裡去。這正是她所要看的一間陳列室,而且一定要看。她可是作了一點不小的犧牲和費了一番口舌,才能走進這裡來。她一雙瘦削的手交叉著,她用莊嚴的神色向四周看,好像她是在一個教堂裡面似的。

內容來自dedecms

'這兒就是!'她說,'這兒!'她一步一步地走進王位。王座上鋪著富麗的、鑲著金邊的天鵝絨,'就是這兒!'她說,'就是這兒!'於是她跪下來,吻了這紫色(註:在歐洲的封建時代,紫色是代表貴族和皇室的色彩。)的天鵝絨。我想她已經哭出來了。 dedecms.com

'可是這並不是原來的天鵝絨呀!'保管人說,他的嘴角上露出一個微笑。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就是在這兒!'老太婆說。'原物就是這個樣子!' 內容來自dedecms

'是這個樣子,'他回答說,'但這不是原來的東西。原來的窗子被打碎了,原來的門也被打破了,而且地板上還有血呢!你當然可以說:'我的孫子是在法蘭西的王位上死去了的!'

dedecms.com

'死去了!'老太婆把這幾個字重複了一次。 內容來自dedecms

我想他們再沒有說什麼別的話,他們很快就離開了這個陳列室。黃昏的微光消逝了,我的光亮照著法蘭西王位上的華麗的天鵝絨,比以前加倍地明朗。

本文來自織夢

你想這位老太婆是誰呢?我告訴你一個故事吧。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那正是七月革命(註:指1830年法國的七月革命。)的時候,勝利的最光輝的一個日子的前夕。那時每一間房子是一個堡壘,每一個窗子是一座護胸牆。群眾在攻打杜葉裡宮(註:杜葉裡宮(Tuilleries)是巴黎的一個宮殿,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期路易十六在這裡住過,1792年8月巴黎人民曾衝進這裡,向路易十六請願,示威。以後拿破侖一世,路易十八,查理第十都住在這個宮裡。查理第十在1820年7月革命中期位逃亡。)。甚至還有婦女和小孩在和戰鬥者一起作戰。他們攻進了宮的大殿和廳堂。一個半大的窮孩子,穿著襤褸的工人罩衫,也在年長的戰士中間參加戰鬥。他身上有好幾處受了很重的刺刀傷,因此他倒下了。他倒下的地方恰恰是王位所在的處所。大家就把這位流血的青年抬上了法蘭西的王位,用天鵝絨裹好他的傷。他的血染到了那象徵皇室的紫色上面。這才是一幅圖畫呢!這麼光輝燦爛的大殿,這些戰鬥的人群!一面撕碎了的旗幟躺在地上,一面三色旗3(註:這是法國從大革命時期開始採用的國旗。)在刺刀林上面飄揚,而王座上卻躺著一個窮苦的孩子;他的光榮的面孔發白,他的雙眼望著蒼天,他的四肢在死亡中彎曲著,他的胸脯露在外面,他的襤褸的衣服被繡著銀百合花的天鵝絨半掩著。

dedecms.com

在這孩子的搖籃旁曾經有人作過一個預言:'他將死在法蘭西的王位上!'母親的心裡曾經做過一個夢,以為他就是第二個拿破侖。

內容來自dedecms

我的光已經吻過他墓上的烈士花圈。今天晚上呢,當這位老祖母在夢中看到這幅攤在她面前的圖畫(你可以把它畫下來)法蘭西的王位上的一個窮苦的孩子的時候,我的光吻了她的前額。 織夢好,好織夢

第六夜 copyright dedecms

我到烏卜薩拉(註:烏卜薩拉(Uppsala)是瑞典的一個省份。首府烏卜薩拉是一個大學城,在斯德哥爾摩北邊。這兒有瑞典最老的大學烏卜薩拉大學(1477年建立)。)去了一番,月亮說。我看了看下面生滿了野草的大平原和荒涼的田野。當一隻汽船把魚兒嚇得鑽進燈心草叢裡去的時候,我的面孔正映在佛裡斯河裡。雲塊在我下面浮著,在所謂奧丁、多爾和佛列(註:在北歐神話中奧丁(Odin)是知識、文化和戰爭之神。多爾(Thor)是雷神。佛列(?Erey)是豐收和富饒之神。後來人們普遍地把這些名字當做人名來使用。因而成為北歐最常用的名字,等於我們的張三李四。)的墳墓上撒下長塊的陰影。稀疏的蔓草蓋著這些土丘,名字就刻在這些草上。這兒沒有使路過人可以刻上自己名字的路碑,也沒有使人可以寫上自己的名字的石壁。因此訪問者只好在蔓草上劃出自己的名字來。黃土在一些大字母和名字下面露出它的原形。它們縱橫交錯地佈滿了整個的山丘。這種不朽支持到新的蔓草長出來為止。 織夢好,好織夢

山丘上站著一個人一個詩人。他喝乾了一杯蜜釀的酒杯子上嵌著很寬的銀邊。他低聲地念出一個什麼名字。他請求風不要洩露它,可是我聽到了這個名字,而且我知道它。這名字上閃耀著一個伯爵的榮冠,因此他不把它念出來。我微笑了一下。因為他的名字上閃耀著一個詩人的榮冠。愛倫諾拉·戴斯特的高貴是與達索(註:達索(Torguato Tasso)是16世紀意大利的一個名詩人。愛倫諾拉·戴斯特(Eleanora D'este)是當時皇族的一個美麗公主,因與達索交往而得名。這也就是說,所謂高貴和榮華是暫時的,美只有與藝術結合才能不朽。)的名字分不開的。我也知道美的玫瑰花朵應該是在什麼地方開的!

copyright dedecms

月亮這麼說了,於是一塊烏雲浮過來了。我希望沒有烏雲來把詩人和玫瑰花朵隔開! 內容來自dedecms

第七夜 copyright dedecms

沿著海岸展開一起樅樹和山毛櫸樹林;這樹林是那麼清新,那麼充滿了香味。每年春天有成千成萬的夜鶯來拜訪它。它旁邊是一起大海永遠變幻莫測的大海。橫在它們二者之間的是一條寬廣的公路。川流不息的車輪在這兒飛馳過去,可是我沒有去細看這些東西,因為我的視線只停留在一點上面。那兒立著一座古墓,野梅和黑莓在它上面的石縫中叢生著。這兒是大自然的詩。你知道人們怎樣理解它嗎?是的,我告訴你昨天黃昏和深夜的時分我在那兒所聽到的事情吧。

copyright dedecms

起初有兩位富有的地主乘著車子走過來。頭一位說:'多麼茂盛的樹木啊!'另一位回答說:'每一株可以砍成10車柴!這個冬天一定很冷。去年每一捆柴可以賣14塊錢!'於是他們就走開了。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這真是一條糟糕的路!'另外一個趕著車子走過的人說。'這全是因為那些討厭的樹呀!'坐在他旁邊的人回答說。'空氣不能暢快地流通,風只能從海那邊吹來。'於是他們走過去了。

copyright dedecms

一輛公共馬車也開過來。當它來到這塊最美麗的地方的時候,客人們都睡著了。車伕吹起號角,不過他心裡只是想:'我吹得很美。我的號角聲在這兒很好聽。我不知道車裡的人覺得怎樣?'於是這輛馬車就走開了。 本文來自織夢

兩個年輕的小伙子騎著馬飛馳過來。我覺得他們倒還有點青年的精神和平概呢!他們嘴唇上飄著一個微笑,也把那生滿了青苔的山丘和這濃黑的樹林看了一眼。'我倒很想跟磨坊主的克麗斯訂在這兒散一下步呢,'於是他們飛馳過去了。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花兒在空氣中散佈著強烈的香氣;風兒都睡著了。青天覆在這塊深郁的盆地上,大海就好像是它的一部分。一輛馬車開過去了。裡面坐著七個人,其中有四位已經睡著了。第五位在想著他的夏季上衣它必須合他的身材。第六位把頭掉向車伕問起對面的那堆石頭裡是否藏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沒有,'車伕回答說:'那不過是一堆石頭罷了。可是這些樹倒是了不起的東西呢。''為什麼呢?''為什麼嗎?它們是非常了不起的!您要知道,在冬天,當雪下得很深、什麼東西都看不見的時候,這些樹對我來說就成了地形的指標。我依據它們所指的方向走,就不至於滾到海裡去。它們了不起,就是這個緣故。'於是他走過去了。

本文來自織夢

現在有一位畫家走來了。他的眼睛發著亮光,他一句話也不講。他只是吹著口哨。迎著他的口哨,有好幾隻夜鶯在唱歌,一隻比一隻的調子唱得高。'閉住你們的小嘴!'他大聲說。於是他把一切色調很仔細地記錄下來:藍色、紫色和褐色!這將是一幅美麗的畫!他心中體會著這景致,正如鏡子反映出了一幅畫一樣。在這同時,他用口哨吹出一個羅西尼(註:羅西尼(G.A.Rossini)是19世紀初葉的一位意大利歌劇作曲家。他的音樂的特點是生動,富有活力,充分代表意大利的民族風格。)的進行曲。 copyright dedecms

最後來了一個窮苦的女孩子。她放下她背著的重荷,在一個古墓旁坐下來休息。她慘白的美麗面孔對著樹林傾聽。當她望見大海上的天空的時候,她的眼珠忽然發亮,她的雙手合在一起。我想她是在念《主禱文》。她自己不懂得這種滲透她全身的感覺;但是我知道:這一剎那和這片自然景物將會在她的記憶裡存留很久很久,比那位畫家所記錄下來的色調要美麗和真實得多。我的光線照著她,一直到晨曦吻她的前額的時候。 本文來自織夢

第八夜

copyright dedecms

沉重的雲塊掩蓋了天空,月亮完全沒有露面。我待在我的小房間裡,感到加倍的寂寞;我抬起頭來,凝視著他平時出現的那塊天空。我的思想飛得很遠,飛向我這位最好的朋友那兒去。他每天晚上對我講那麼美麗的故事和給我圖畫看。是的,他經歷過的事情可真不少!他在太古時代的洪水上航行過,他對挪亞的獨木舟(註:根據古代希伯來人的神話,上帝因為人心太壞,決心要用洪水來毀掉壞人。只有挪亞是一個老實人,所以上帝告訴他準備一條獨木船,先遷到木船裡去住。他聽從了上帝的話而沒有被淹死。因之人類也沒有滅亡。)微笑過,正如他最近來看過我、帶給我一些安慰、期許我一個燦爛的新世界一樣。當以色列(註:以色列人就是猶太人,公元前13世紀曾在巴勒斯坦居住。公元前2000年他們遷到迦南,之後又因災荒遷移到埃及。)的孩子們坐在巴比倫河旁(註:巴比倫是古代兩河流域最大的城市,公元二世紀時已化為廢墟。)哭泣的時候,他在懸著豎琴的楊柳樹之間哀悼地望著他們。當羅密歐(註:這是沙士比亞悲劇《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男主角,他的家與他的愛人朱麗葉的家是世仇。在封建社會裡他們無法結婚,因此殉情而死。)走上陽台、他的深情的吻像小天使的思想似地從地上升起來的時候,這圓圓的月亮,正在明靜的天空上,半隱在深郁的古柏中間。他看到被囚禁的聖赫勒拿島上的英雄(註:這是指法國的將軍拿破侖。他從1804年起做法國的皇帝,在歐洲掀動起一系列的戰役,直到俄國人把他打垮為止。1815年他被放逐到南大西洋上的聖赫勒拿島(St.Helena)。),這時他正在一個孤獨的石崖上望著茫茫的大海,他心中起了許多遼遠的思想。啊!月亮有什麼事不知道呢?對他說來,人類的生活是一起童話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今晚我不能見到您了,老朋友!今晚我不能繪出關於您的來訪的記憶。我迷糊地向著雲兒眺望;天又露出一點光。這是月亮的一絲光線,但是它馬上又消逝了。烏黑的雲塊又聚過來,然而這總算是一聲問候,一聲月亮所帶給我的、友愛的晚安。

copyright dedecms

第九夜 copyright dedecms

天空又是晴朗無雲。好幾個晚上已經過去了,月亮還只是一道蛾眉。我又得到了一幅速寫的材料。請聽月亮所講的話吧。

copyright dedecms

我隨著北極鳥和流動的鯨魚到格陵蘭(註:格陵蘭(Greenland)是在北極圈裡,為世界最大的海島,終年為雪所蓋著,現在是由丹麥代管。島上的住民為愛斯基摩人。因為氣候寒冷,無法種植糧食,所以打獵就是他們唯一取得生活資料的方法。)的東部海岸去。光赤的崖石,上面覆著冰塊和烏雲,深鎖著一塊盆地在這兒,楊柳和覆盆子正盛開著花。芬芳的剪秋羅正在散發著甜蜜的香氣。我的光有些昏暗,我的臉慘白,正如一朵從枝子上摘下來的睡蓮、在巨浪裡漂流過了好幾個星期一樣。北極光圈在天空中燃燒著,它的環帶很寬。它射出的光輝像旋轉的火柱,燎燃了整個天空,一會兒變綠,一會兒變紅。這地帶的居民聚在一起,舉行舞會和作樂。不過這種慣常光華燦爛的景象,他們看到並不感到驚奇。'讓死者的靈魂去玩他們用海象的腦袋所作的球吧!'他們依照他們的迷信作這樣的想法。他們只顧唱歌和跳舞。 copyright dedecms

在他們的舞圈中,一位沒有穿皮襖的格陵蘭人敲著一個手鼓,唱著一個關於捕捉海豹的故事的歌。一個歌隊也和唱著:'哎伊亞,哎伊亞,啊!'他們穿著白色的皮袍,舞成一個圓圈,樣子很像一個北極熊的舞會。他們使勁地眨著眼睛和搖動著腦袋。 copyright dedecms

現在審案和判決要開始了。意見不和的格陵蘭人走上前來。原告用譏諷的口吻,理直氣壯地即席唱一曲關於他的敵人的罪過的歌,而且這一切是在鼓聲下用跳舞的形式進行的。被告回答得同樣地尖銳。聽眾都哄堂大笑,同時作出他們的判決。 copyright dedecms

山上起來一陣雷轟似的聲音,上面的冰河裂成了碎片;龐大、流動的冰塊在崩頹的過程中化為粉末。這是美麗的格陵蘭的夏夜。

本文來自織夢

在100步遠的地方,在一個敞著的帳篷裡,躺著一個病人。生命還在他的熱血裡流動著,但是他仍然是要死的,因為他自己覺得他要死。站在他周圍的人也都相信他要死。因此他的妻子在他的身上縫一件皮壽衣,免得她後來再接觸到屍體。同時她問:'你願意埋在山上堅實的雪地裡嗎?我打算用你的卡耶克(註:卡耶克(Kajak)是格林蘭島上愛斯基摩人所用的一種皮製的小船,通常只坐一個人。)和箭來裝飾你的墓地。昂格勾克(註:昂格勾克(Angekokk)是愛斯基摩人的巫師,據說能治病。)將會在那上面跳舞!也許你還是願意葬在海裡吧?'

內容來自dedecms

'我願意葬在海裡,'他低聲說,同時露出一個淒慘的微笑點點頭。 織夢好,好織夢

'是的,海是一個舒適的涼亭,'他的妻子說。'那兒有成千成萬的海豹在跳躍,海象就在你的腳下睡覺,那兒打獵是一種安全愉快的工作!'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這時喧鬧的孩子們撕掉支在窗孔上的那張皮,好使得死者能被抬到大海裡去,那波濤洶湧的大海這海生前給他糧食,死後給他安息。那些起伏的、日夜變幻著的冰山是他的墓碑。海豹在這冰山上打盹,寒帶的鳥兒在那上面盤旋。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第十夜

copyright dedecms

我認識一位老小姐,月亮說。每年冬天她穿一件黃緞子皮襖。它永遠是新的,它永遠是她唯一的時裝。她每年夏天老是戴著同樣一頂草帽,同時我相信,老是穿著同樣一件灰藍色袍子。 本文來自織夢

她只有去看一位老女朋友時才走過街道。但是最近幾年來,她甚至這段路也不走了,因為這位老朋友已經死去了。我的這位老小姐孤獨地在窗前忙來忙去;窗子上整個夏天都擺滿了美麗的花,在冬天則有一堆在氈帽頂上培養出來的水堇。最近幾個月來,她不再坐在窗子面前了。但她仍然是活著的,這一點我知道,因為我並沒看到她作一次她常常和朋友提到過的'長途旅行'。'是的,'她那時說,'當我要死的時候,我要作一次一生從來沒有作過的長途旅行。我們祖宗的墓窖(註:這是歐洲古建築物中的一種地下室,頂上是圓形。所有的古教堂差不多都有這種地下室,裡面全是墳墓,特別是有重要地位的人的墳墓。)離這兒有18里路遠。那兒就是我要去的地方;我要和我的家人睡在一起。'

copyright dedecms

昨夜這座房子門口停著一輛車子。人們抬出一具棺木;這時我才知道,她已經死了。人們在棺材上裹了一些麥草蓆子,於是車子就開走了。這位過去一整年沒有走出過大門的安靜的老小姐,就睡在那裡面。車子叮達叮達地走出了城,輕鬆得好像是去作一次愉快的旅行似的。當它一走上了大路以後,它走得更快。車伕神經質地向後面望了好幾次我猜想他有點害怕,以為她還穿著那件黃緞子皮襖坐在後面的棺材上面呢。因此他傻氣地使勁抽著馬兒,牢牢地拉住韁繩,弄得它們滿口流著泡沫它們是幾匹年輕的劣馬。一隻野兔在它們面前跑過去了,於是它們也驚慌地跑起來。 dedecms.com

這位沉靜的老小姐,年年月月在一個呆板的小圈子裡一聲不響地活動著。現在死後卻在一條崎嶇不平的公路上跑起來。麥草蓆子裹著的棺材終於跌出來了,落到公路上。馬兒、車伕和車子就急馳而去,像一陣狂風一樣。一隻唱著歌的雲雀從田里飛起來,對著這具棺材吱吱喳喳地唱了一曲晨歌。不一會兒它就落到這棺材上,用它的小嘴啄著麥草蓆子,好像想要把蓆子撕開似的。 織夢好,好織夢

雲雀又唱著歌飛向天空去了。同時我也隱到紅色的朝雲後面。

廣而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