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一千零一夜 >

漁翁的故事

    從前有個上了年紀的漁翁,每天靠打魚謀生,家裡除老婆外,還有三個兒女,一家五口,全靠他打魚供養,因此景況蕭條,生活困難。他雖然以打魚為業,可是每天照例只打四網,便心滿意足,不肯多打。一天正午,他來到海濱,放下魚籠,捲起袖子,下到水中佈置一番,便把網撒在海裡,等了一會,然後收網。當時他感到魚網很沉重,再使勁也收不起來;沒奈何,只好回到岸上,打下一根木樁,把網繩繫在樁上,然後脫了衣服,潛人海底,努力掙扎一番,最後終於把魚網弄起來了。他歡天喜地地回到岸上,穿好衣服,然後仔細打量,只見網裡躺著一匹死驢,魚網也給撕破了。他看見這種情景,感到苦悶,歎道:“毫無辦法,只盼偉大的安拉援助了。獲得這樣的衣食,真是奇怪的現褰呢!”於是吟道:在星辰交輝的海空下面,漁夫直立在洶湧的海濱,並涉到水裡,定睛凝視網頭,任波濤沖刷他的臉面?夜裡他守著掛在鐵鉤上的大魚,愉快地酣睡一夜,次日清晨,大魚卻被通宵不受寒風侵襲的人買去。主宰呀……

copyright dedecms

    漁翁吟罷,自怨自艾地說道:“再打一次吧,若是安拉意願,我必然會得到報酬的。”隨即吟道:你若囚窘迫而感到痛苦,便該披上一件慈祥的忍耐衣服,這才是寬暢的襟度。
    漁翁把東西整理一番,擰掉網上的水,帶到水中,邊說:“憑著安拉的大名。”邊把網撒在海中,緊緊地拉著繩索,待網落在海底好一會,這才動手收網;這次彷彿比頭次更重,他以為已經捕到大魚,便繫起網繩,脫掉衣服,潛人海底,費盡辛苦把網弄上來,擺在岸上一看,裡面卻是一個灌滿泥沙的瓦缸。這使他感到無限的苦惱、絕望,淒然吟道:暴怒的命運喲!適可而止吧。若是不肯止住,那麼請你溫和些。我出來奔走營生,發覺衣食的來源已經斷絕。許多粗魯、愚昧之徒,飛黃騰達,直上青雲,生活在金牛星座之間。幾許知書識禮的人物,卻埋名隱姓、一文不名,輾轉在溝渠裡呻吟。
copyright dedecms

    漁翁扔了瓦缸,清洗魚網,擰掉水,祈禱一番,第三次涉到水中,撒下網,緊緊地拉著網繩,待網兒落入水中多時,這才動手收網;可是這次打起來的,卻全是破骨片、碎玻璃和各式各樣的貝殼,這使他忿恨到極點,忍不住傷心哭泣,吟道:這便是衣食,它不受你的約束,也不讓你有生存的地步。
    他抬頭望著天空,說道:“我主,每天我照例只打四網魚,這您是知道的,今天我打過三網了,可是沒有打到一尾魚兒。我主,最後這次求您把衣食賞給我吧。”於是他喊著安拉的大名,把網撤在海中,等它落到水底好一會,這才動手收網,可是再也拉不動,網兒好像和海底結在一起似的。他歎道:“毫無辦法,只盼安拉救援了。”於是吟道:呸,你這個世道!如果長此下去,讓我們老在災難中叫苦、呻吟,這就該受到詛咒。在這樣的時代裡,一個人縱然平安度過清晨,夜裡便得飲痛苦之杯。過去當人們問:“世間誰最享福”的時候,我自己總是被人指著回答:“就是這位”的。 本文來自織夢
    漁翁脫了衣服,潛到水裡,努力奮鬥一番,把魚網從海底弄出來,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有個膽形的黃銅瓶,瓶口用錫封著,錫上打著蘇裡曼·本·達伍德的印章。漁翁望著膽瓶,喜笑顏開地說道:“這個瓶兒拿到市上,可以賣十個金幣呢。”他抱著膽瓶搖了一搖,感到很沉重,裡面似乎裝滿東西。他自言自語地說道:“你瞧!這個瓶裡到底裝的什麼東西?我要打開看個清楚,然後再拿去賣。”於是抽出插在身邊的小刀,慢慢撬去瓶口上的錫塊,然後把瓶放倒,按著搖了幾搖,以便把裡面的東西倒出來。可是當時卻沒有什麼東西,因此漁翁感到十分驚奇。
    息了一會,瓶中冒出一股青煙,飄飄蕩蕩地升到空中,繼而瀰漫在大地上,逐漸凝成一團,最後變為一個魔鬼,披頭散髮,巍峨高聳地站在漁翁面前;堡壘似的頭顱,鐵叉似的手臂,桅桿似的腳桿,山洞似的大嘴,石頭似的牙齒,喇叭似的鼻孔,燈籠似的眼睛,奇形怪狀,非常兇惡醜陋。漁翁看見這個魔鬼的形狀,全身發抖,磕著牙齒,嚇得口乾舌燥,呆呆地不知如何應付。一會兒,他聽見魔鬼說道:“安拉是惟一的主宰,蘇裡曼是他的使徒。安拉的使者呀!以後我不敢違背你的命令了,你別殺我吧。” 本文來自織夢
    “你這個叛徒!你說蘇裡曼是安拉的使徒嗎?”漁翁問,“蘇裡曼已經過世一千八百年了,我們這是在蘇裡曼之後的末尾時代呢。你的歷史和情況如何?你鑽在瓶裡的原因是什麼?告訴我吧。”
    “安拉是惟一的主宰!漁翁,讓我給你報個喜信"巴。”
    “你打算紿我報什麼喜信?”
    “給你報個我馬上要狠狠地殺死你的喜信。”
    “我把你從海裡打撈出來,弄到陸地上,又把你從膽瓶中釋放出來,救了你的生命。你為什麼要殺我?我犯了什麼應殺的罪過?”
    “告訴我吧,你希望怎樣死法?希望我用什麼方法處你死刑?”
    “我犯了什麼罪過,你要給我這樣的報酬。”
    “漁翁,你聽一聽我的故事,這就明白了。”
織夢好,好織夢

    “說吧,簡單明瞭地告訴我吧,我的靈魂沉到腳底下去了。”
    “漁翁,你要知道,我是個邪惡異端的天神,無惡不作,曾與大聖蘇裡曼·本·達伍德作對,違悖他的教化,因而觸怒了他,所以他派宰相阿隨福·本·白魯海亞來討伐,把我捉去交他發落。當時大聖蘇裡曼勸我皈依正道,服從他的教化。可是我不肯,於是他吩咐拿這個膽瓶來,把我禁錮在裡面,用錫封了口,蓋上印,然後命令神們把我抬到海濱,投進海裡。
    “我在海中過第一個世紀的時候,私下想道:‘誰要是在這個世紀解救我,我必須報答他,使他終身榮華富貴。,一百年過去了,可是沒有人來救我。到第二個世紀開始的時候,我說道:‘誰要是在這個世紀解救我,我必須報答他,替他開發地下的寶藏。’可是沒有人來救我。到第三個世紀開始的時候,我說道:‘誰要是在這個世紀解救我,我必須報答他,滿足他的三種願望。’可是整整過了四百年,始終沒有人來救我。這時候我非常生氣,說道:‘誰要是在這個時候來解救我,我要殺死他,不過讓他有選擇死法的餘地。漁翁,你現在解救了我,因此我才讓你自己選擇死的方法呢。”

廣而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