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一千零一夜 >

阿拉丁和神燈的故事(二)

阿拉丁的母親去取缽盂,心想:“他的話不太可信,待我找出缽盂,就可以證實了。”
  她嘀咕著把缽盂擱在阿拉丁面前。
  阿拉丁精心挑選了不少寶石,將缽盂裝得滿滿的。母親站在一旁耐心觀看,她的眼睛已被那些璀璨的寶石發出的光芒刺得睜不開了。她想兒子所說的也許是事實。
  “娘,這樣名貴的禮物,定會使你受到皇帝熱情的接待。因此你不要再猶豫,打起精神,帶著這缽寶石,快去皇宮見皇上。”
  “兒啊!看得出來,這禮物的確非同尋常,也正如你所說的是寶中之寶。但即使帶上這樣的禮物,要叫我在皇帝面前,要求把他的女兒許配給我的兒子,我還是感到難以啟口,猶其是怕回答他提出來的這樣那樣的問題。”
  “娘,我相信皇帝的注意力會被光芒奪目的寶物吸引住,他欣賞寶物都來不及,哪會有功夫去想別的事情,因此你的顧慮是多餘的。你只要把寶石獻上,便可以大膽地替我向他的女兒白狄奴·卜多魯公主求婚,別把事情想像得太困難。你知道,萬能的神燈會供給我們需要的一切東西。這就使我們有足夠的財產作保證,無需為這類事發愁。只是現在我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應答皇上提出的問題。”

dedecms.com


  當天夜裡,阿拉丁母子在一起通宵達旦地商討如何辦好這樁事情。
  第二天早晨,阿拉丁的母親雖然一晚上沒休息,但仍然精神很好,一副充滿信心的樣子,因為她知道神燈的作用,它有求必應,既能供給她所需要的一切,也能幫她戰勝困難,完成這件大事。
  阿拉丁在母親行前,特別囑咐她道:“娘,神燈是咱家最珍貴最重要的寶貝,它的價值和用途千萬不可讓外人知道。否則那些無恥之徒會千方百計偷竊或搶奪。我們一旦失去了神燈,咱們所享受的這種幸福生活就會完全喪失,而我的希望、理想也就將付諸東流。因為咱們的希望和幸福,完全是建立在我們擁有神燈這個基礎上的。”
  “兒啊,這個厲害關係我是非常清楚的,你不必顧慮。”她說著用一塊最好的帕子,把盛寶石的缽盂包起來,帶著上皇宮去了。
  阿拉丁的母親匆匆來到皇宮門前,見早朝的將相、官吏們絡繹不絕地進入皇宮,聚集在朝廷上,他們先行鞠躬禮,然後一個個把手臂交叉貼在胸前,垂頭聽命,待皇帝示意後,他們才各按等級就坐。接著按程序逐一上奏,並靜聽皇帝決斷。
本文來自織夢

  早朝完畢後,皇帝進入後宮,其他臣僚才順序退下。
  阿拉丁的母親一動不動地站在一旁,觀望等待。直至早朝完畢,官員們各自辦事去了。她見皇帝沒有要接見她的意思,這才悶悶不樂、無精打采地轉回家去。
  阿拉丁見母親提著禮物歸來,知道她此行並不順利,但他並不想追問緣故。
  阿拉丁的母親把禮物放下,把經過敘述一番,然後說道:“兒啊!今天我本來是鼓足了勇氣,等待謁見皇帝的。當然也準備好了如何回答他的問題,但是由於今天求見的人太多,沒得機會跟皇帝見面交談。明天我再上皇宮見皇帝,相信會有結果的。”
  阿拉丁聽母親這麼說,並沒有感到失望。雖然他很愛白狄奴·卜多魯公主,希望盡快同她結婚,可是事情不是想像的那樣順利,因此他不得不抑制感情,耐心等待。 次日清晨,阿拉丁的母親又趕到皇宮,見接待廳的門窗關閉著。她向旁人打聽,才知道皇帝並不是每天都要接見老百姓的。他每週只接見老百姓三次。阿拉丁的母親頗感失望,悶悶不樂地轉回家,等接待日再去求見。
織夢好,好織夢

  接待日這天,阿拉丁的母親帶著禮物,又來到皇宮。
  她按規定站在接待廳門外,等待進謁。這天求見的人很多,而每次只放一人進入接待廳,其餘的人繼續在外等候。當先前進去的那人出來後,才放下一個人進去。由於時間限制,這天的接見還沒輪到她就告結束了。
  阿拉丁的母親連續跑了一個月,次次都遇到這種情況。終於在月底的某日,她輪到了進見的機會,但關鍵時刻,她突然由於膽怯而猶豫了一下,就在她躊躇不前時,廳門已關上,宣告今天接見結束。
  皇帝在宰相陪同下,離開接待廳,準備前往後宮。他突然感覺到阿拉丁的母親好像每逢接待日都到場,但卻從未進入過接待廳。因此,他回頭對宰相說:“愛卿,這個老太婆在最近幾次接待日,都來求見,但卻從未進入過接待廳,她老是膽怯地站在那裡,手裡還提著一包東西,你知道她的情況嗎?”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尊敬的陛下,像她這樣的人,會有什麼事呢?不外乎是受了丈夫的虐待,或是受了家人的氣後,到這兒來向陛下訴苦叫屈吧。”
  皇帝對宰相的回答顯然不滿意,說:“我看未必如此。不過,她會再來求見的。到那時,你直接帶她來見我吧。”
  “遵命。”宰相回答道。
  阿拉丁的母親每次接待日都到場,在廳門前等候。
  為了替兒子求親,儘管吃盡了苦頭,但她始終堅持不懈,為了讓兒子的願望得以實現,他任勞任怨地克服困難。這天,當她再次等候謁見時,皇帝看見了她,便對宰相說:
  “這就是那天我對你提過的老太婆。你把她帶來,我想瞭解一下她的情況,看看她到底有什麼願望。”
  宰相遵命,立刻把阿拉丁的母親引到皇帝面前。
  阿拉丁的母親向皇帝致敬,吻他的指尖,並拿他的指尖摸自己的眉毛,表示無上敬意。接著她祝皇帝萬壽無疆,世代榮華富貴,最後拜倒在皇帝腳下,跪著聆聽皇帝的吩咐。

dedecms.com


  “老人家,”皇帝開始跟她說話,“很多的日子裡,我見你都上接待廳來,顯然你是有話要說的。你需要什麼,告訴我吧。看我能否滿足你的要求。”
  “是的,我是一直盼望得到皇上的恩賞。不過在我向陛下陳述情況之前,首先懇求陛下對我的安全給予保障,並允許我一個人獨自在御前講明我的希望和目的。”
  皇帝由於急於想要知道她的要求,欣然答應了她的請求。他讓左右的侍從離開,只留下宰相一人在旁,才對她說:
  “好了,有什麼你就快講吧。”
  “如果我說錯了話,懇求陛下饒恕。”她再次強調。
  “老天爺會饒恕你的。”
  “尊敬的陛下,我有個兒子,名叫阿拉丁。有一天他在街上,聽見宮中的差官傳達聖旨,從而知道陛下的女兒白狄奴·卜多魯公主要前往澡堂沐浴。於是他在好奇心的趨使下,為看公主一眼,便設法溜進澡堂,想躲在大門後面窺探她。當公主進澡堂時,他看見了公主。他滿心歡喜,感到無上榮幸。但是,他從見到公主的那天起,直到現在,生活失常,整日悶悶不樂,日子很不好過。因為他傾心公主,硬要我前來向陛下求親,希望結為夫妻。由於他過份鍾情公主,我簡直沒法打消他的幻想。愛情牢固地控制著他的生命,已經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他曾對我說:“娘,你要知道,假使達不到同公主結婚的目的,我就活不下去了。”所以我才冒昧前來求見,懇求寬大仁慈的皇上體諒我母子的苦衷,饒恕我們犯的罪過吧。” 皇帝聽完阿拉丁母親的敘述,先是哈哈大笑一陣,接著便控制住自己,顯得十分慈詳。他仔細打量著阿拉丁的母親,接著問道:
dedecms.com

  “你手裡拿著的那包東西是什麼?”
  阿拉丁的母親心裡明白,皇帝的笑臉轉眼就可能成為怒目,但既然皇帝已發出詢問,便只好打開帕子,心想:我先把寶石獻上再說。
  帕子打開之後,整個接待廳一下子閃爍著珠光寶色。皇帝十分驚詫,情不自禁地從座位上跳起來,大聲說:“這樣的罕世之寶,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的。”繼而他對宰相說:“愛卿,你的觀感如何?如此稀奇的珠寶,你曾見過嗎?”
  “尊敬的陛下,連你都沒見過樣名貴的珠寶,我怎麼會見過?據我所知,從我們皇宮裡所有珠寶中,恐怕也選不出一顆能與這缽盂中最小的寶石相媲美的。”
  “照此說來,貢獻這些珠寶的人,是有資格做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的丈夫了?”
  宰相聽了皇帝的話,一時張口結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心裡非常難受,這是因為皇帝曾答應將公主許配給他的兒子做妻子。宰相愣了一會兒,說道:“尊敬的陛下,當初承蒙你開恩,答應將令千金許配給我兒子,臣及家人感恩不盡。今見陛下有反悔之意,那麼就恕我冒昧向皇上進一言,希望陛下看在臣的面子上,給我兒子三個月限期,以便讓他籌措到一些名貴的禮物敬獻給陛下,作為聘禮。”
dedecms.com

  皇帝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無論宰相或其他公侯顯貴都是絕對辦不到的,但出於寬大、仁慈,便接受了宰相的要求,給予三個月的限期。同時,他對阿拉丁的母親說:“回去告訴你的兒子吧,我發誓願將公主嫁給他,不過現在他必須替她預備一份嫁妝,因此你的兒子必須耐心地等三個月。”
  阿拉丁的母親得到皇帝的肯定答覆,萬分感激,連忙叩首致謝,然後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家去了。
  阿拉丁見母親眉開眼笑地回來,而且沒有再把那包寶石帶回來,知道事情有了眉目,於是他忙問母親:“娘,看你的神情,一定是給我帶來了好消息,那些珍貴的寶石起了作用吧?你受到皇帝的親切接待了?他是否仔細傾聽了你的陳述呢?是否答應了你的請求?”
  阿拉丁的母親把她進宮的經過:皇帝如何叫宰相引見她,他對那稀罕、珍貴的寶石所表現出來的驚奇羨慕的神態,以及宰相的觀感等,從頭到尾,詳細敘述了一遍,然後說道:“皇帝對我許下諾言,願將公主嫁給你。不過,我的孩子,由於當初皇上曾允諾要將公主許配給宰相的兒子,因此,在宰相的提醒下,皇上可能是為了應付他,才答應三個月後替你和公主成親。因此,我很擔心宰相會從中搗鬼,千方百計地對這樁婚事進行破壞,從而使皇帝改變主意,真要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就難辦了。” 內容來自dedecms
  阿拉丁聽了母親的敘述,得知皇帝允許將公主嫁給他,儘管要等三個月,但心裡依然充滿喜悅,他欣然說道:“皇帝既然允許我和公主成親,三個月的限期固然難熬,但我心中的快樂仍然是無法形容的。”
  他非常感母親為他奔勞,對她說:“娘,對天發誓,今天以前,我是在墓中生活。幸虧你把我救出來,讓我起死回生了。感謝上天!我現在醒悟了,我肯定人世間沒有比我更幸福的人了。” 於是他耐心等待限期滿的一天,好同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結婚,成為恩愛夫妻。
  阿拉丁遵照皇帝的旨意,好不容易才等滿了兩個月的限期,但不料情況突然起了變化。
  這一天傍晚,阿拉丁母親上市場去買油,卻見鋪店都關了門,家家戶戶張燈結綵,整個城市裝飾得煥然一新,官吏騎著高頭大馬,指揮部隊站崗巡邏,燭光和火炬交相輝映,熱鬧異常。眼看那種反常的景象,她非常驚奇,急忙走進一家油店,邊買油邊向油商打探消息: 織夢好,好織夢
  “大叔,告訴我,今天人們裝飾門面,大街小巷張燈結綵,還有官吏巡邏,士兵站崗,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老大娘,恐怕你不是本城居民,而是外鄉人吧?”
  “不,我是本城居民。”
  “既然如此,怎麼連這樣一樁大事也不知道呢?告訴你吧,今天晚上是皇帝的女兒白狄奴·卜多魯公主同宰相的兒子結婚的吉日。現在宰相的兒子正在澡堂沐浴熏香,那些官吏和士兵奉命為他站崗巡邏,等他沐浴完畢,好護送他進宮去同公主見面,舉行隆重的婚禮。”
  阿拉丁的母親聽了油商的話,猶如晴天霹靂,一下子嚇得六神無主。
  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阿拉丁。她深知這個可憐的孩子,自從得到皇帝的允諾後,便充滿希望,耐心地、度日如年地忍受著煎熬,眼看三個月期限就要到了,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於是她心急如焚地趕回家裡,對阿拉丁說: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兒啊!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這會使你感到無比的痛苦。當然我的心情也與你一樣。”
  “是什麼不幸消息?快告訴我。”
  “皇帝食言了,他把白狄奴·卜多魯公主許配給了宰相的兒子,並決定今晚在皇宮舉行結婚典禮呢。”
  “不會吧。你是從哪兒聽來的消息?”
  阿拉丁的母親這才把她剛才所聽到看到的一切說了一遍。
  阿拉丁不禁怒火中燒,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著對策。突然,他眼前一亮,精神振奮地對母親說道:“娘,拿我的生命起誓,別以為宰相的兒子會如願以償地把公主娶到手。咱們暫不談這件事。現在你快去做飯,待吃過飯,我將在寢室裡休息一會。請你老放心好了,這件事會有美滿的結果的。”
  ADL按計劃行事,吃過飯後進了寢室,把門關起來,然後取出神燈,用手一擦,燈神便出現在他面前,應聲說: 織夢好,好織夢
  “你需要什麼,請吩咐吧。”
  “事情是這樣的,我曾向皇帝求親,要娶他的女兒,而皇帝在收下我的聘禮後,欣然答應三個月後為我和公主舉行婚禮。但沒想到皇帝不守信用,中途變卦,竟把公主許配給了宰相的兒子,並於今晚舉行婚禮,這使我非常憤怒。因此,我要你今晚前往宮中,待新娘新郎進入洞房就寢的時候,把他倆連床帶人一起搬到我這兒來,你能辦得到嗎?”
  “沒問題,願為你效勞。除此之外,還有其它要做的事嗎?”
  “目前沒有別的事了。”阿拉丁快慰地說。 他走出寢室,若無其事地跟母親聊起天來。過了一陣,他估計燈神差不多該回來了,便起身進入房內。又一會兒後,燈神果然將一對新人連同他們的床一起搬到這裡來了。阿拉丁滿心歡喜,接著他又吩咐燈神:
  “把那個該死的傢伙關進廁所裡,讓他在那兒過夜好了。” 內容來自dedecms
  燈神立即按吩咐把新郎弄到廁所裡,同時向他噴出一股冷氣,凍得他直打哆嗦,狼狽不堪地呆在那裡。然後燈神回到阿拉丁面前,問道:“還有別的事要做嗎?”
  “明天早晨你再上這兒來,把他倆原樣帶回宮中去。”
  “遵命。”燈神應諾著悄然隱退。
  阿拉丁站起身來,眼見事情如此順利,心裡別提有多高興。當他看見躺在那裡的美麗公主時,心情又有些激動,但他盡量控制住自己,因為直到目前,他愛戀公主,敬重她的心情,絲毫沒有因自己所吃的苦頭而有所改變。他關切地對公主說:“美麗的公主啊!請不要誤會,我決沒有把你弄到這兒來毀壞名節的意思,因為這是上天的安排。之所以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保護你,防止壞人玩弄你。另一方面,是因為令尊曾許下諾言,願把你嫁給我。現在你只管放心,安安靜靜地休息吧。”
織夢好,好織夢

  白狄奴·卜多魯公主受到如此驚嚇,早已惶恐不安,顫慄不已。她的心神完全陷於恍惚迷離狀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阿拉丁從容脫掉外衣,扔在一邊,隨即倒在公主身旁睡覺。他很規矩,既沒有褻瀆的想法,也沒有放蕩的行為。他知道公主直到目前還是清白的,因此,他對公主與宰相的兒子結婚這件事,並不覺得怎麼可怕。另外,就目前的處境來說,可能是太惡劣了點。這也許是她生平僅有的一夜,也是最難熬過的一夜。當然,對置身於廁所裡的宰相的兒子來說,其境遇就更糟了。這個嬌生慣養的公子哥兒由於燈神的壓力,不得不整夜受驚挨凍。
  第二天黎明,阿拉丁剛醒來,還未擦燈召喚,燈神便按主人昨夜的指示,出現在他的面前並請示道:“我的主人,把你要做的事交給我去辦吧。”
  “你先去把那個所謂的新郎帶到這兒來,然後連同這個所謂的新郎一併送回宮去吧。” dedecms.com
  燈神遵循阿拉丁的命令,轉眼間就把這對新人送到了宮中,放在他倆的洞房裡。公主和宰相的兒子察覺自己突然又回到宮中,不禁面面相覷。
  由於驚喜過度以,兩人突然便暈過去了。
  燈神把公主和宰相的兒子安置妥當,便悄然歸去。
  過了一會兒,皇帝前來看望公主,並為女兒道喜。這時,宰相的兒子已從昏迷中甦醒過來,聽到開門聲,知道是皇帝來到洞房,他想下床穿衣服,迎接岳父,但由於昨夜在廁所凍得太厲害,現在手腳已麻木了,因而他力不從心,只得躺在床上。
  皇帝來到白狄奴·卜多魯公主面前,親切地吻她的額頭,向她問好,並詢問她對婚事滿意不滿意。但女兒卻用憤怒的眼光瞪著他,默不作答。皇帝一再重複問話,而公主始終保持沉默,不肯透露昨夜的內情。迫不得已,皇帝只得離開女兒。匆匆返回行宮,把他和公主之間發生的不愉快的情景,告訴了皇后。 皇后怕皇帝怪罪公主,便連忙解釋說:“主上,這種情形,對一般剛結婚的姑娘來說,是不足為怪的,這可能是害羞,主上應多諒解她才是。過幾天她習以為常了,就會談笑自若的。現在就讓她保持沉默吧。我想,還是我親自去看一看她。”

copyright dedecms


  於是皇后整理一下衣冠,匆匆來到公主的洞房,問她好,吻她的額頭,眼眶裡含著淚水。公主無動於衷,默不吭聲。皇后暗自想:“毫無疑問,一定是發生了意外事件,不然她不會始終都是這個樣子。”於是她關切地問道:
  “女兒啊!你怎麼了?我來看望你,祝福你,你都不理睬,我想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吧?你快告訴我,讓娘替你作主。”
  “娘,原諒我吧。”白狄奴·卜多魯公主抬頭望著皇后那雙關切的目光,終於忍不住而開口了:“承蒙母后來看我,作女兒的應該恭恭敬敬地迎接你,不過當母親聽我講明昨夜所發生的事,便會理解女兒此刻的心情了。”見母親表示理解,她便繼續說道:“昨晚發生的事是這樣的:我與夫君正準備就寢時,房裡突然出現了一個來路不明、面目可猙的傢伙,他二話不說,把我們連人帶床一起舉了起來,一下子轉移到一處陰森、暗淡的地方。”接著公主把後來的遭遇:她丈夫如何被帶走,只留她一個人躺在床上擔驚受怕,以及隨後怎樣出現另一個彬彬有禮的青年來代替他丈夫,躺在她一旁過夜等等,從頭到尾敘述了一遍。最後說:“直到今天早晨,那個面目猙獰的傢伙才又把我們連床帶人一起搬運了回來。當父親清晨駕臨,並向我道安時,我還沒有從昨晚的驚嚇和恐怖中緩過勁來,處在神魂不定、心緒不寧之中,無法回答父親的問候。我知道失禮了,可能大大傷害了父王。因此,希望你把我的境遇轉告父王,求他原諒、饒恕,並請體諒我當時的那種混亂心情吧。” 本文來自織夢
  皇后聽了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的敘述,感到震驚,她安慰公主道:“女兒啊!你好生鎮靜下來。至於昨晚發生在你身上的這樁不幸事件,應立即把它忘掉,可千萬別在人前宣揚,否則人們會認為皇帝的女兒喪失理智了。你沒讓父王知道這件事,這是對的。現在你更需小心謹慎。”
  “娘,我現在身體健康正常,神智也很清醒,我沒有發瘋,先前所講的都是事實。你若不信,完全可以問我的丈夫。”
  “女兒啊!你快起來,把昨晚的惡夢忘掉,換上新裝,然後前去參加熱鬧的婚宴。在美妙的彈唱音樂聲中,盡情欣賞歌女、藝人的歌舞,這樣你會感覺到你的心情輕鬆、愉快。女兒啊!現在人們正在彩飾城市,備辦豐盛筵席,以熱烈慶祝婚禮,為你祝福呢。”
  皇后吩咐畢,即刻召喚宮中最老練的侍女,替公主梳妝打扮,準備去參加婚宴,然後她趕忙來到皇帝面前,說明公主因在新婚之夜受到夢魘的折磨,身體不大舒適,才有早上那種失態的表現。最後說:“還望大王原諒女兒失敬的地方,對這事別過於認真了。”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隨後皇后暗地裡召見了宰相的兒子,私下向他打聽:“白狄奴·卜多魯公主所說的昨晚發生在新房內的事是否屬實?” 宰相的兒子怕說出實情,會因此而拆散他和公主的婚姻,因而胡扯道:“回稟母后,我可是一點也不知道這回事。”
  皇后聽了宰相之子的回答,便認為公主只是做了一個惡夢,那些事必是夢中的幻境,於是她放下心,高興地陪公主出席婚宴。慶祝宴會整整熱鬧了一天。宴會場中,賓客滿座,歌女翩翩起舞,藝人抑揚頓挫地引吭高歌,樂師敲擊和吹奏各種樂器,發出鏗鏘悅耳的聲音;這一切交織成一片喜氣洋洋的景象,到處充滿著快樂的氣氛。皇后和宰相父子格外關心公主,一個個自告奮勇,盡情渲染宴會的樂趣,想這樣來感染公主,使她觸景生情,轉憂為喜。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不辭辛苦,不嫌麻煩,想盡各種辦法,凡是公主感興趣的事物,全都安排出來,他們認為這樣便可消除公主的煩惱,從而使她愉快。然而他們的努力卻沒有收到預期的效果。白狄奴·卜多魯公主老是愁眉不展,一動也不動地默然坐著,始終被昨夜發生的事所困擾。

dedecms.com


  而宰相的兒子雖然昨晚整夜被關在廁所裡受凍,所吃的苦頭也更多,但現在他卻對昨夜的事情不得不裝作滿不在乎,好像根本未發生什麼一樣。他怕一公開了昨夜的情況,會影響他的婚姻大事不說,還會對自己取得的顯赫地位造成損害。他更怕失去他鍾情的美麗的白狄奴·卜多魯公主。
  當天阿拉丁也出去湊熱鬧,看見那些不知情的人們所表現出的歡樂從皇宮一直延伸到城裡的每個角落,他只是暗暗發笑。當聽見人們對宰相之子發出的贊語、祝福,他嗤之以鼻,暗自說:“你們這些可憐蟲,根本不知道昨夜他的遭遇,否則才不會讚歎、羨慕他呢。”
  阿拉丁回到家中,若無其事地等待著,直到天黑,睡覺的時候到了,才走進寢室,把神燈拿出來,用手指一擦,燈神便出現在他的面前,於是他吩咐燈神像昨天那樣,趁宰相的兒子同公主歡聚之前,就把他倆連床帶人一起弄到他家裡來。
織夢好,好織夢

  燈神隨即隱退。
  一會兒後,他把宰相的兒子和白狄奴·卜多魯公主夫婦帶到阿拉丁家中,並像昨晚那樣,把所謂的新郎帶到廁所中拘禁起來,讓他受苦。
  阿拉丁看燈神完成任務,這才脫下外衣,倒在公主身邊睡覺。
  次日清晨,燈神照例來到阿拉丁面前,按阿拉丁的指示,把宰相的兒子和白狄奴·卜多魯公主一起送到宮中,照原樣擺在他倆的洞房裡。
  皇帝清晨從夢中醒來,一睜眼就想到他的寶貝女兒白狄奴·卜多魯公主,決定馬上去看看她是否恢復了常態。於是他驅散睡意,馬上下床,整理一下衣冠,匆匆來到公主的洞房門前,呼喚她。
  宰相的兒子吃了一夜苦頭,凍得要命。他剛被送到房中,便聽見呼喚聲,只得掙扎著下床,趁皇帝進入新房之前,隨僕人回相府去了。
  皇帝掀起新房的掛毯,挨到床前,向躺著的女兒問好,親切地吻她的額角,詢問她的情況。結果卻見她愁眉苦臉,一聲不吭地怒目瞪著他,露出可憐又可怕的神情。

dedecms.com


  皇帝眼看那種情景,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疑心是發生什麼禍事了,終於氣急敗壞地抽出腰刀,厲聲說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再不告訴我,我就宰掉你。我好心好意地跟你說話,你卻不理睬。這種行為,難道是尊敬我的表示嗎?是我所期望的回敬嗎?” 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眼看皇帝手中明晃晃的腰刀和他非常生氣的情形,明白父王由於誤會而產生憤怒,這種憤怒已快到無法控制的地步了。於是她毅然排除膽怯、羞愧、畏懼的心情,決定把情況全盤托出,因此說道:
  “尊敬的父王,請別生我的氣,也不必動感情,關於我的事情,父王是會知道的,會讓我有辯解餘地並原諒我的。”於是公主把兩個夜晚所碰到的一切,從頭細說一遍,最後說道:“父王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麼請去問我的丈夫好了,他會把一切情況都告訴你的。至於他本人被帶到什麼地方,受到什麼待遇,這一切,我一點也不知道。”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皇帝聽了公主之言,既憤怒,又難過,氣得直掉眼淚,只得把腰刀插入鞘中,邊吻公主邊說:“女兒啊!你幹嗎不把頭天夜裡發生的事告訴我呢?如果你早說,我完全可以保護你,免得你第二次又受驚恐和虐待。不過今後不會發生意外了。現在你起來,拋棄雜念,別再為這件事發愁了。今夜,我派人守夜保護你,不讓災禍再降臨到你身上。”
  皇帝吩咐畢,離開公主的洞房,匆匆回到寢室,馬上召宰相進宮,迫不及待地問道:“愛卿,也許令郎已經告訴了你他和公主所遇到的意外事件了吧?你對這件事是怎麼看的?”
  “尊敬的陛下,臣從昨天起到現在,還沒見到兒子的面呢!”
  皇帝只得把公主的意外遭遇,從頭敘述一遍,然後說道:“你馬上去瞭解一下令郎在這件事中的實際情況吧,也許公主在這次事件中所遭受的磨難,與令郎的遭遇不一樣。但我相信公主所說的是事實。”
本文來自織夢

  宰相立即告辭,急忙回到相府,馬上派人喚兒子到跟前,把皇帝所談的情況說了一遍,然後追問究竟,到底是真是假。
  在宰相的追問下,他的兒子不敢再隱瞞下去,只得老老實實地說:“爹,白狄奴·卜多魯公主沒有說謊,她所講的全都是事實。過去的兩夜裡,我們應該享受的新婚之夜的快樂,叫那意外的災難破壞了。我自己的遭遇尤其慘痛,不但不能和新娘同床,而且被禁閉在黑暗、可怕、發臭的地方,整夜擔驚受怕,凍得要命,差一點送了性命。”最後他說:“親愛的父親,懇請你去見皇帝,求他還我自由,解除我和公主的婚約吧。本來麼,能娶皇帝的女兒為妻,作為附馬,這的確是再光榮不過的事,尤其我愛公主,已經達到不惜為她犧牲的程度。但是現在我已精疲力竭,像前天和昨天晚上那種苦難的日子,我再也受不了了。” 織夢好,好織夢
  宰相聽了兒子的敘述,大失所望,憂愁苦惱到極點,他所以同皇帝聯姻,目的在於使兒子成為附馬,使他平步青雲,最終成為一國之主。現在聽了兒子的遭遇,深感困惑,不知怎麼辦好。對他來說,婚約無效的確是一件痛心的事。因為兒子剛開始享受至高無上的榮譽,他還不願就這麼放棄了,於是他對兒子說:
  “兒啊!你暫且忍耐一下,待我們看一看今晚會發生什麼再說吧,我們會派守夜人保護你的。要知道,你是唯一獲得這種地位和榮譽的人。有多少人羨慕你、敬佩你呀!別這麼輕易地就拋棄它。” 宰相囑咐一番,隨即匆匆前往皇宮,據實向皇帝報告,說明白白狄奴·卜多魯公主所說的都是事實。
  “事情既然如此,就不該再拖延下去了。”皇帝斬釘截鐵地對宰相說,並馬上宣佈解除婚約,下令停止慶祝婚典的一切活動。 織夢好,好織夢
  事情來得這樣突然,人們都莫名其妙。宰相父子那種狼狽可憐相,使人們大感吃驚,並且議論紛紛,互相打聽:“突然宣佈公主的婚姻無效,這到底是什麼緣故呢?”當然其中的真實情況,除了追求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的阿拉丁外,誰也不會知道,因此,也只有阿拉丁一個人在暗中發笑。
  皇帝一手解除了公主和宰相之子的婚約,但他把對阿拉丁母親許下的諾言也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了。阿拉丁只能耐心地等待皇帝給他所規定的期限滿,然後去正式提出與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結婚。
  三個月期滿的這一天,阿拉丁一早便催促母親去見皇帝,懇求履行諾言。
  他母親果然按計劃行事,心地坦蕩地前往皇宮,等待謁見皇帝。皇帝駕臨接待廳,一見阿拉丁的母親站在廳外,便想起給她許過的諾言,隨即回顧身邊的宰相,說道:“愛卿,這是曾經給我貢獻珍寶的那個老婦人,我們曾對她許下諾言:待三個月的期限到時,便請她進宮來,共同安排公主同她兒子的婚事。現在限期已滿,我看還是先把她帶進來再說吧。” 內容來自dedecms
  宰相聽了皇帝之言,隨即帶阿拉丁的母親進接待廳,謁見皇帝。
  阿拉丁的母親跪下向皇帝請安問好,並祝福他榮華富貴,萬壽無疆。
  皇帝一時高興,問她前來要求什麼。
  阿拉丁的母親趁機說道:“稟告皇上,你規定的三個月已經滿期,現在是讓我兒子阿拉丁和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結婚的時候了。”
  皇帝聽了阿拉丁的母親的要求,感到震驚、為難,一時陷入迷惘狀態,他對阿拉丁的母親那幅窮酸、卑微的樣子,實在看不順眼,然而前次她帶來的那份禮物,卻是非常名貴的,其價值之高,遠非他的能力可以酬答。於是他向宰相討主意:
  “你有什麼辦法應付這個局面呢?我的確有言在先,答應她的兒子同公主結婚,因此她的要求是有根據的,不過,要我的女兒下嫁這樣窮苦貧賤的人家怎麼行呢?”

本文來自織夢


  宰相本來就因兒子的婚姻受挫而苦惱萬分,並且他一直就嫉妒和憎恨阿拉丁,因此他心裡暗自想道:“我的兒子都喪失了附馬的地位,又怎能讓你這種家境的人如願地獲得此地位呢?”於是他心懷惡意,悄悄地向皇帝耳語:“陛下,你要擺脫這個壞人並不困難,因為像他這樣沒有一技之長、地位低下的普通臣民,陛下本來就不該考慮把高貴的公主許配給他。”
  “不過現在怎麼辦呢?”皇帝不明白宰相的意思。“當初我曾對這個老太婆許下諾言,而我對子民所說的話,等於彼此間訂下的契約,怎能違背諾言而拒絕這門親事呢?”
  “主上,此事很簡單,你只需在索取聘禮方面提高條件,便可在不違背諾言的條件下拒絕這門親事。比如:要他用四十個純金製的大盤,盛滿像前次給陛下的那一類名貴寶石,再由四十名白膚色的婢女端著,在四十名黑皮膚的太監護送下,送進宮來,作為娶公主的聘禮。這樣的條件,他是無法辦到的。到那時再拒絕他,我想就不會有什麼不妥之處了吧。” 皇帝聽了宰相出的點子,非常高興,說道:“愛卿,你的建議看來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了。當我們提出的條件他無法滿足時,主動權就掌握在我們手中了。” copyright dedecms
  皇帝和宰相密商妥當,才對阿拉丁的母親說:“你去告訴你的兒子吧,我對人說話是算數的,決不食言,不過要附加一個條件,就是送的聘禮,要用四十個純金盤子,裝滿四十盤像前次獻給我的那種珍貴寶石,由四十名白膚色的美女捧著,並派四十名黑膚色的太監護衛,一起送進宮來,作為娶公主的禮物。如果你的兒子能做到這一點,我就把女兒嫁給他做妻子。”
  皇帝的要求使阿拉丁的母親大失所望。在回家途中,她不停地搖頭歎息,暗自說:“我可憐的孩子,到哪兒去弄這樣的盤子和寶石呢?讓他再上那個魔窟似的地下寶藏去取吧,這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的事。就算他帶回來的那些寶石能拿去充數,可我們從哪兒去找那些白使女和黑太監呢?”
  到了家中,她見阿拉丁正等待著,便說:“兒啊!憑你的能力,我看無法達到娶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的願望,因此我勸你還是下決心拋棄你那不切實際的幻想吧。因為我們無法滿足皇帝提出來的那些苛刻的條件。”

織夢好,好織夢


  “你快說一說新的情況吧,到底是什麼條件?”阿拉丁催促他母親。
  “兒啊!皇帝這次接見我,依然表現出尊敬的神情,看來他對咱們是抱慈悲態度的,只是那個討厭的宰相,可以看出他是你的冤家對頭。因為當我要求皇帝履行諾言時,皇帝當面徵求宰相的意見,他便悄悄地向皇帝耳語。他們嘀咕一陣之後,皇帝才答覆我。”於是她把皇帝提出來的條件重述一遍,然後說:“兒啊!皇帝等待你趕快回答他,可是在我看來,咱們沒有辦法回答他呀!”
  阿拉丁聽了忍不住大笑起來,說道:“娘,你認為這件事太難,斷定咱們無法辦到,其實不然。這些條件算不了什麼,母親只管放心,不必焦慮,我自有辦法應付。咱們先吃點東西,填填肚子,到時看吧,你肯定會滿意的。皇帝之所以提出如此苛刻的條件,索取聘禮,其目的在於為難我,讓我知難而退,以便拒絕我同他的女兒結婚。我看這份聘禮數量並不算大,比我想像的要少得多。好了,你不必憂愁,待我準備充分後,你再上皇宮回話吧。” 織夢好,好織夢
  阿拉丁趁母親上街買東西的時候,趕快回到寢室,取出神燈一擦,燈神便出現在他的面前,說道:“請吩咐吧,我的主人!你要我做什麼?”
  “我要娶皇帝的女兒白狄奴·卜多魯公主為妻,需按他的要求備辦如下聘禮,分別是:四十個純金盤子,每個盤子重十磅,盤中要裝滿珍貴寶石,並指定要咱們從地下寶藏中所獲取的那種類型的,由四十名白膚色的美女端著,在四十名黑膚色的太監護衛下,一起送進宮去。你能按我所需要的這一切盡快置備齊全嗎?”
  “沒問題,我的主人,你只管放心。”燈神答應著悄然隱退。
  約莫一個小時,燈神再次出現,便按要求將需要的東西一件不少地備辦齊了。他來到阿拉丁面前,說道:
  “一切都照辦了,還需要什麼嗎?”

廣而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