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一千零一夜 >

終身不笑者的故事

相傳很久以前,有一個財主,有很多田產地業,家裡車馬、婢僕成群,過著榮華富貴的生活。他死的時候,只有一個年幼的獨生子繼承祖業。
  兒子逐漸長大,由於財產如山,他過起了享樂生活,終日沉溺於花天酒地之中。他為人慷慨,樂善好施,揮金如土。幾年下來,父親留下的錢被他花得乾乾淨淨。於是,他只好出賣婢僕和變賣家產,勉強維持生活,到後來變得一無所有,缺衣少食,沒辦法,他只好賣苦力,靠做短工餬口。過了一年,有一天,他坐在一堵牆下,等著別人雇他做工。這時,一個衣冠楚楚、面容慈祥的老人走過來,跟他打招呼。他覺得奇怪,問道:
  “老伯,你認識我嗎?”
  “不,我不認識你,孩子。可我看你現在雖然落泊,但在你身上卻有富貴的跡象呢。”
  “老伯,這都是命中注定,你需要雇我做活嗎?” 內容來自dedecms
  “是的,我可以請你去做一些簡單的家務活。”
  “什麼事,老伯,告訴我吧。”
  “我家裡有十個老人需要照料。你能吃館穿好,我除了付你工資,還要給你一些額外的報酬。說不定托安拉的福,你會得到你所失去的一切呢!”
  “明白了,謹遵所命。”青年欣然答應。
  “我還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請說吧。”
  “你必須保守秘密。如果你看見我們傷心哭泣,不許問我們為什麼哭泣。”
  “好的,老伯,我不問就是。”
  “托安拉的福,孩子,你跟我來吧。”
  於是,老人帶著青年上澡堂,讓他洗掉身上的污穢,換上一套嶄新的布衣服,然後帶他回家。
  老人的家是一幢堅固、寬敞、高大的房屋,裡面房間很多,大廳中央有噴泉,養著雀鳥,屋外還有花園。他們來到大廳,廳裡彩色雲石的地板上鋪著絲毯,鑲金的天花板燦爛奪目。屋裡有十個年邁的老人,他們個個身穿喪服,相對傷心飲泣。眼看這種情景,他覺得奇怪,很想問明白,但想起老人提出的條件,便默不作聲。接著老人給他一個匣子,裡面盛著三千金幣,對他說: 織夢好,好織夢
  “孩子,我把這些錢交給你來維持我們的生活,一切都托付給你了。”
  “是。”他愉快地接受了老人的托付,開始服付照料這些老人。
  他精心安排他們的生活,一切都親自過問,和他們平安愉快地生活在一起。但沒過幾天,老人中的一個就害病死了,他們傷心地洗滌、裝殮好同伴的屍體,把他葬在後花園中。
  以後的幾年中,這些老頭子一個一個地死去,最後只剩下兩人,一老一少,相依為命。又過了幾年,這個老頭也生了病,生命垂危。青年不由慚愧地對他說:“老伯,我可是勤勤懇懇地伺候你們,向來小心謹慎的呀!十二年了,我可沒偷懶呢。十二年如一日。”
  “不錯,我的孩子。你精心照料我們這些年,確實勤懇。現在老人家們先後去世,那不奇怪,我們活著的人,遲早也是要去見安拉的。” 內容來自dedecms
  “我的主人喲!你如今臥床不起,病情很沉重。能否在此時告訴我,你們長期苦悶、傷心、哭泣的原因呢?”


  “孩子,你別難為我吧,這些事你不需要知道。我向安拉祈禱過,希望他保護人類,別再讓人們像我們這樣悲哀地生活。你如果不想重蹈我們的覆轍,希望你千萬別開那道房門。”他伸手指著一道房門,警告青年:“如果你定要知道這其中的原因,就去開那道門吧,門開了,你就明白了,但你也難逃我們那種劫難,到那時候,你懊悔就來不及了。”
  老人的病勢越發沉重,最後終於瞑目長逝。
  青年把他的屍體葬在園中,挨著他的同伴們。這以後,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不知做什麼才好。他惶惑不安,老人們的事情吸引、侵擾著他。他想起老人臨終囑咐他,不許他開那道房門,一時被好奇心驅使,他決心看個究竟。於是他一骨碌爬起來,走了過去,仔細打量,那是一道十分別緻的房門,門上上了四把鋼鎖,門楣上蛛網塵封。

織夢好,好織夢


  老人臨終時的警告警示著他,他不由得離開那道房門。可是,想去開門的心情始終煩擾著他。他彷徨、猶豫了七天,到第八天,他再也堅持不住,自言自語地說:“安拉的判決無法避免,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一定要開門,看它到底能給我帶來什麼遭遇。”於是他衝到門前,打破鎖,推開門。
  門開後,出現了一條狹窄的通道,他不顧一切,朝裡走去,大約三個鐘頭後,他來到無邊無際的大海邊,他感到驚奇,張望著在海濱徘徊。突然一隻大雕從天空撲下來,抓起他飛向高空。飛了一陣,大彫落在一個海島上,把他扔在那裡,飛走了。
  他獨自在孤島上,無路可走。有一天,他正坐在海邊哀歎,突然看見海面上遠遠出現一隻小船,這使他希望頓生,他心情惶惑地等待小船駛近。
  小船終於駛到岸邊。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用象牙和烏木精製的小艇。船身用金屬磨得閃閃發光,船上配著檀木槳舵,裡面坐著十個美如天仙的女郎。女郎們一起登岸,吻了他的手,對他說:“你是女王的新郎哪!”接著一個娥娜多姿的女郎走近他,打開手裡的絲袋,取出一襲宮服和一頂鑲嵌珠寶的金王冠,給他穿戴起來。然後,她們帶他上船,起槳出發。 copyright dedecms
  船上鋪著各種彩色的的絲綢墊子。他看著這一切富麗堂皇的裝飾和美麗的女郎,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他想,她們會把船划到哪兒去呢?
  劃了一陣,小船駛到一處岸邊。
  他抬頭一看,岸上無數兵馬列陣,武裝齊備,鎧甲明燦。已經給他預備了五匹駿馬,金鞍銀轡,光彩奪目。他跨上其中的一匹,讓另四匹跟在後面,於是兵馬分成兩列,簇擁著他。只見鼓樂喧天,旗幟招展,在隆重的儀式中,他們浩浩蕩蕩地前進。
  他不禁疑惑迷茫,很難相信這是事實。
  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廣闊的地帶,那兒矗立著一座宮殿,周圍有庭園和茂密的森林、湍急的小河、盛開的香花以及歌唱的飛禽,景致美麗幽靜。
  一會兒,一隊隊人流從宮殿裡湧到草坪上,人們都圍他,接著一位國王騎著駿馬,帶領僕從來到他面前,他趕忙下馬,向國王致敬。

織夢好,好織夢


  國王說:“來吧,現在你是我的客人。”於是兩人跨上坐騎,談笑著來到王宮門前,他們這才雙雙下馬,手牽手地進入宮中。


  國王讓他坐在一張鑲金交椅上,自己挨著他坐下。她取下頭上的面紗,露出本來面目。原來她是一個滿面春風、美麗可愛的巾幗英雄,她的美麗和富麗堂皇的場面,令這位青年驚奇、羨慕不已。女王對他說:“你要知道,我是這裡的女王,你所看見的那些士兵,其實都是女的。這兒沒有一個男子。在我們這個地方,男人負責耕田種地、修房築屋,婦女則管理國家大事。婦女不但掌權,處理政府的事務,而且還要服兵役。”
  青年聽了這些,感到十分驚奇。
  一會兒,宰相來到女王面前。她頭髮斑白、面貌莊重,是個威武的老太婆。女王吩咐她:“給我們請法官、證人來吧。”
  宰相領命,匆匆去了。女王親切和藹地跟青年談話,安慰他,問道:“你願意娶我為妻嗎?” 織夢好,好織夢
  青年立刻站起來,跪下去吻了地面,道:“陛下,我比你的僕人還窮。”
  “你看到這些婢僕、人馬、財產了嗎?”
  “是的,看見了。”
  “這裡的一切,你都可以隨便使用。”她說道,又指著一道鎖著的房門道:“是的,一切你都可以隨便支配使用,只是這道房門不許你開,否則你會懊悔的。”
  說罷,宰相帶了法官和證人來。青年一看,她們一個個全都是老太婆,長髮披肩,擺著莊重嚴肅的架勢。女王吩咐婚禮儀式開始,於是擺下豐盛的筵席,大宴賓客,盛況空前。
  新婚之後,他和女王夫妻恩愛,過著快樂幸福的生活,不知不覺過了七個年頭。
  有一天,他想起那道鎖著的房門,自言自語地說:“裡面一定藏著更精美的寶物,要不然,她怎麼會禁止我開門的呢?”於是他一骨碌爬起來,毅然打開了房門,進去一看,原來裡面關著從前把他抓到島上的那隻大雕。

copyright dedecms


  大雕一見他,便對他說:“你這個不聽忠告的倒霉傢伙!你不再受歡迎了。”
  青年聽了這話,回頭便逃,大雕趕上去一把抓住他,飛騰起來,在空中飛了約一個鐘頭,把他扔在原先抓他的那處海濱,然後展翅飛去。
  青年慢慢醒過來,坐在海邊,想著在女王宮中掌權發號施令的榮耀,忍不住傷心後悔。他盼望回到妻子宮中去,便呆在海邊觀望,足足等了兩個月。一天夜裡,他在憂愁的纏擾下失眠,忽然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一個聲音說道:“你只能煩惱了,失去了的,要想得到它,那談何容易啊!談何容易啊!”
  他聽了那聲音,知道沒有希望重敘舊情了,不由大失所望,悲哀至極。他無可奈何,又回到七年前老頭們居住的屋子裡,忽然明白了一切。老頭們當時的境遇和自己目前的遭遇不是一樣嗎?這也就是他們憂愁苦惱、傷心哭泣的原因呀。
copyright dedecms

  從此,他住在那幢房子裡,寂寞冷落,憂鬱苦悶地度日,不停地悲哀哭泣。
  那以後,他終身不再言笑,直至瞑目長逝。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廣而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