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一千零一夜 >

惡兄弟終有惡報

次日清晨,兄弟倆敲開母親的房門,假裝關切地問:
  "母親,我們的弟弟在哪兒?"
  母親說:"他昨晚跟客人們睡在一處,你們去叫醒他吧."
  兄弟倆故作震驚地說:"不對呀,昨晚我們和他及客人們呆在一起,怎麼大清早起床一看,他和客人們都不見了呢?他們能到哪兒去呢?對了,弟弟對摩洛哥似乎很感興趣,一門心思要開啟寶藏,摩洛哥人曾對他說,要帶他到摩洛哥去探寶,看來,弟弟又去摩洛哥了!"
  母親聽了,不禁大為感傷,說道:"說不准他真的跟那些人到摩洛哥去了呢!但願他這一去能平安歸來."
  說完,母親便止不住傷心落淚.兄弟倆見母親對朱德爾如此情深,不免大發雷霆,破口大罵開了:
  "你這個做母親的真是偏心眼兒,朱德爾離家,你就哭得如此傷心,我們兄弟倆出門時,就沒見你掉過一滴眼淚;朱德爾回來時,你整天喜笑顏開,而我們回家來,你卻從未笑過,難道朱德爾是你的兒子,我們就不是你的兒子嗎?" 織夢好,好織夢
  母親歎著氣說:"你們都是我的兒子,可是朱德爾一貫走正路,從不干忘恩負義之事,而且時時處處幫助你們,而你們倆卻不務正業,耍盡陰謀詭計,沒做過一樁好事!"
  兄弟倆挨了母親一頓臭罵,惱羞成怒,不由分說,破口大罵她,還動手打她,這還不算,他倆衝進廚房和裡屋,找出鞍袋和錢袋,問道:
  "這些是不是父親的遺產?"
  母親說:"不是,這些都是朱德爾帶回來的."
  兄弟倆說:"你胡說,這是父親的遺產,也有我們的份兒!"
  兄弟倆將錢袋中的金銀珠寶倒出來,分成兩份,各拿一份.可是,鞍袋只有一個,無法分開,他倆都想據為己有,爭執起來,從面紅耳赤到大打出手,鬧得家裡滿地狼藉.母親眼見兩個兒子為金銀寶物爭搶得形同仇人,心如刀割,十分難過,便規勸他們道:
  "口袋中的金銀珠寶,你們已經瓜分了,這只取食的鞍袋是不能一分為二的,如果把它分割為兩截,便損壞了護符的作用,再也無法取食,一件珍貴的寶物就會白白地糟蹋了;倒不如由我保管,你們什麼時候想吃想喝,我也有辦法供養你們.我已經老了,不中用了,有口飯吃.有件衣穿,就滿足了,別無它求.你們有了金銀寶物,千萬不要坐吃山空,還得謀個正當職業,認認真真地做事.老老實實地待人,這才是正路,一家人應當相互敬重.彼此照應,才能相安無事.否則,你們弟弟一朝返回家來,你們又有何面目見他呢?"

本文來自織夢

  見錢眼開.見利忘義的兄弟倆哪裡把母親的規勸放在心裡,只顧繼續爭吵,直到深夜難休.
  事有湊巧.國王的一個護衛當天晚上應邀來到朱德爾的鄰居家裡做客,朱德爾兩個哥哥的爭吵聲和母親的規勸聲,都被這個護衛聽到了.他回到宮中,把他聽到的秘密全都報告給國王夏姆斯.
  國王派人捉到兄弟倆,押到宮中,稍加嚴刑拷問,兄弟倆很快就全部招供.國王得知事情的原委,沒收了鞍袋和錢袋,把兄弟倆監禁起來,同時派人好好侍候朱德爾的老母親. 內容來自dedecms



廣而告知